切換到寬版
  • 607閱讀
  • 6回覆

[自創小說]《封印破裂篇》CH.14上 + 各章劇情回顧(2017年3月25日更新) [複製連結]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chakman
 
發帖
384
icash
1108
威望
831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於: 2016-10-16
--------20170208更新--------- HT<C%<X\  
tk\,MUf-  
《浩劫餘生篇》 nf2[email protected]?+  
nNQy]3tYc  
& Ix{+  
序章 $fr51g q  
五年前的意外,浪卡不能阻止兩位摰友被奪去生命的一刻,以及倖存兒女的人生被粉碎的一刀。 `%nr+H  
j ,gx3  
CH01 t0+C"5;  
白奇與不能自由走動的妹妹麗兒,受到浪卡和天娜照顧,生活在浩劫過後一百年的香港。白奇為了證明自己的力量、變得更強,與好友卡里、查理參加全國青年搏擊大賽。 QA<JsvtK  
_:7FY|(  
CH02 ~SS lg  
比賽開始前,白奇帶麗兒參觀體育館,途中遇到其中一位對手——九龍。白奇因為九龍對麗兒的侮辱而失去理智,冷靜過後,卡里承諾會代向九龍討回公道,而白奇則向妹妹道歉。另一邊廂,查理第一場淘汰賽的對決準備開始。 {W* y9%  
X< &i/M  
CH03 *+M8>43  
膽小怕事的查理在第一場比賽遇到出生於搏擊世家的霍致衡,雖然查理不敵霍致衡,卻拒絕放棄。霍致衡的「策略」失敗後,全力追擊查理,最後二人一齊倒下。兩人醒後在醫療室談論剛才的比賽和學習搏擊的原因,霍致衡從中得著。 |_+I Qa  
jJqIuQX$  
CH04 )`(1kY  
隨後比賽的卡里雖然充滿信心,但是對九龍的「青龍護甲」有所顧慮,因此白奇藉打賭作為掩飾,將「勝利的關鍵」在卡里不為意下交託給他。在比賽中途,卡里終於找到「青龍護甲」的弱點,並揚言三招內破解「青龍護甲」。 Zb8?P2YL  
 )R m  
CH05 BP7@F  
卡里凱旋回歸後,白奇等人去吃午飯,其間看到「自由之光」的報導,大部分人都不同意「自由之光」的做法,白奇的一個同學——柏索卻對此有保留。一眾討論後,方教練出現並講述「自由之光」的背景,指出「自由之光」是迷惑人心的組織。 GVj2TLp5t  
gIu0$!  
CH06 =GM7Y0K  
眾人回到體育館後,詢問白奇和卡里最不想遇到哪位對手,卡里表示最不想跟身為女生的嘉璐對打,然而嘉璐聽到一切,並跟卡里口角。卡里不幸地在第二輪比賽遇上嘉璐,在不願進攻的情況下,卡里不斷捱打。嘉璐感到被卡里侮辱,逐使出擬物質「靈龍鞭」。最後比賽完結,嘉璐心中不忿地勝出比賽。卡里被方教練訓話後,隨白奇等人離開體育館。 uL$XXP-Tr  
,1xS [email protected]  
CH07 O, Uo"R  
比賽過後的夜晚,白奇在中央紀念公園緩步跑,遇到「毒蛇幫」欺負一個少女,決定出手介入。就在事件正要完結的時候,白奇驚覺他們已跌入魔法的陷阱。神秘的少女告訴白奇魔法陣的缺口,雖然白奇很在意少女的神秘背景,但他最後相信少女,執意代為留在魔法陣。白奇打倒被魔法附身的大樹,卻觸發魔法陣的新一輪攻勢,在元力逐漸被奪去的情況下,白奇陷入苦戰。就在白奇接近極限的時候,天空上的魔法屏障破裂,一個身穿斗篷外套的青年出現在白奇的眼前...... z;-GspaZE  
R2Ejq  
CH08 /'H#u'f  
白奇在醫院醒過來,向天娜和麗兒講述發生的事情。將魔法陣戰鬥的事向浪卡交代後,失去元力的白奇說服天娜和麗兒,堅持前往即將進行的比賽。在體育館的眾人,因為白奇遲遲未出現會場而鼓燥。就在失去資格的最後十秒,白奇幸運及時趕到擂台上,準備對決在擂台上久侯的艾雲。在激鬥中,艾雲因察覺白奇不能使用元力而產生猶豫,對於處於這種狀態的白奇感到失望。白奇提出艾雲出三招來定勝負,以證明自己的實力。白奇最後化解了艾雲的落雷霸而勝出比賽,在步下台階之後,突然在卡里等人面前暈倒。 "[F5ru'5o  
<+Q~l_E  
CH09 d ZuOQ1  
白奇在眾人面前暈倒後,意識在夢中浮沉,在一段往事重現後,白奇赫然發現自己的元力脈受到嚴重損害。一把陌生而令人鎮靜的聲音響起,引導白奇修復自己的元力脈。白奇清醒過後,發現元力脈已經痊癒,元力的流量和速度亦大大提升。白奇和奇勒的決賽終於開始,二人不約而同練成相似的招式。在一輪激烈的比拼後,二人最後使出懷藏的絕技。就在同時,方教練找尋失蹤的帕索不果,反而發現不尋常的事態發展...... "|5'h  
B gY& ey  
CH10 r7p 7\*|  
在決賽進行期間,「自由之光」手持武器佔領會場,然後脅持人質集中八強比賽選手到台前。另一廂,香港元力研究中心受到襲擊,浪卡率領的元力事故警備隊第三分隊迎擊不明來歷的敵人。回到會場,為了拯救一名女孩,麗兒不顧自身使出了元力,令自己不能移動。在危在旦夕的一刻,白奇趕到麗兒的身前,元力使用者的反擊即將開始。 S\za00.  
n(#FXg,;V  
CH11 I81aby4  
浪卡和斐立一同追擊敵人,在解決敵人的陷阱後,浪卡趕去被「自由之光」入侵的體育館。緊隨各選手和評審的行動,體育館內的所有人對「自由之光」進行反抗。經過一番混亂後,現場形勢總算穩定。當眾人以為事件完結的時候,評審之一的龍飛突然向另一位評審戴安娜攻擊,現場的恐怖份子乘機向周遭的人反擊。與此同時,在體育館的暗處,白奇看到方教練鬼祟的身影......卡里等人對上被操縱的龍飛,設法幫助龍飛擺脫操縱,得到奇勒的援助後終於成功,身體重獲自由的龍飛卻立即被暗殺。另一廂,在離體育館不遠的大廈的天台,名為「銀杖」的少年與兩名神秘人展開戰鬥...... K7[^ EE }  
!>x/kgT  
CH12 M+P {3   
白奇秘密地跟蹤方教練,遇到「自由之光」的首領西貝斯,並從二人的對話中聽到方教練的秘密。方教練和西貝斯開始元力和槍械的死鬥,方教練卻因為舊念而猶豫不決,在快被西貝斯射殺的時候,白奇挺身而出。白奇和西貝斯交手,可惜前者實力不及後者,在緊急關頭,浪卡終於趕到。 _<#DN-aLt  
!j C5{$d  
CH13 pH(6US  
紅墈體育館的恐怖襲擊事件告一段落,眾人慢慢從傷痕中復原。白奇查看從西貝斯得到的記憶卡後,迷惑的他徘徊到中央紀念公園,遇到先前的神秘少女。白奇回家後,無意中聽到天娜和浪卡的對話,在追問關於麗兒身上的事的時候,浪卡接到緊急電話,為了解答各種疑問,白奇跟隨浪卡前去元武會總部。 `?7]I[email protected]&  
zi ^)I y"  
《浩劫餘生篇》尾聲 O: j fGS  
「聖王派」魔法師約翰,戰後從夢中醒來,繼而與同伴艾娜出發討伐另一名敵人——普拉瑞。另一方面,霜刃發現本應在殮房的少年屍體失蹤了,床上只殘餘下少量「黑暗元力」...... A\y0'T  
i\_ZRoR[n  
《封印破裂篇》 ^~uVvYLJ+  
Pa/:3PT}N  
%%cQks$~  
序章 %~M>ct~SR  
在阿富汗東北地區,某地下組織的勢力正在蠢蠢欲動。 a k(^$e[H  
Y%v 9 5y  
CH01 2Q BEY88m  
白奇隨浪卡到達位於大嶼山的元武會總部,跟父親曾經的同事——霍會面,在二人口中得知自己和麗兒身上「封印」的來歷、一段被埋藏的歷史、父母的過去,以及自己即將要承受的重擔。霍提出讓白奇加入元武會,白奇則先向二人查證從西貝斯得來的交易資料真偽。在決定加入元武會後,白奇隨二人接受測試,測量自己目前的元力等級。 PP% e:q`  
~5 3 6cl  
CH02 Q]y <-  
隸屬元力事故警備隊的霜刃,前往被封鎖的紅墈體育館調查,卻在深處遇到自稱為「四魔將」的衛君殊,並展開了戰鬥。受到衛君殊的黑暗元力強橫攻擊,霜刃被迫負傷撤離體育館。浪卡等人到達現場,經過一輪搜查後,發現一條神秘通道,而通道內藏有舊式的元武會機械人。在通道盡頭的圓形房間,浪卡赫然發現房間內的裝置原先藏有五年前事件的越王勾踐劍...... u[email protected]?jr`J  
m4SXM x  
CH03 xcx38!R*r  
重返校園的白奇,向方教練說明他不再上搏擊課,方教練亦認同這是適切的選擇。在白奇的最後一課,方教練作為白奇的對手進行搏擊練習,後者被打得處於下風,卻因此看清自己目前的極限和將來的目標。在休息期間,方教練向白奇講述「自由之光」的由來。 b:F%X*Rd  
KbU5cB  
CH04 zM7;/s  
柏索回到自由之光位於阿富汗的根據地,對於首領西貝斯的死和各武裝組織的襲擊,自由之光正處於嚴峻的環境。柏索從哈利斯手上得到西貝斯的遺書,得知西貝斯對於否定元力的立場產生懷疑,並且將找出答案的重責和自由之光的未來交託給自己。 dM)2,6`  
. <\8 )V4  
CH05 ^`r[-%|XP$  
來到香港元力研究中心的地下,白奇開始在浪卡的指示下進行第一項訓練——在不使用太極元力的情況下攀登深六、七米的大坑。 K!C1   
-e:LmAH{  
CH06 $HRrL 28  
約翰和艾娜來到普拉瑞的巢穴,在破壞數十個魔法陣後,對方終於有所行動。普拉瑞召喚出五隻「炎魔」,經一輪苦戰後,約翰將每隻「炎魔」逐一擊敗。無計可施的普拉瑞,受到艾娜從後暗殺...... =x &4#b  
91p 9VKh%  
CH07 >{-R("=H  
白奇和查理由於各自的因由退出搏擊隊,被留在隊伍的卡里感到異常孤寂。搏擊大賽其中一位評審——顧長風,不請自來到卡里家前,要求卡里成為自己的弟子。被卡里打發兩次後,顧長風出現在道場,誣衊卡里為自己的徒弟,迫使他離開搏擊隊。幸好得方教練出言相助,眾人從懷疑轉為支持卡里。離開道場後,卡里卻答應跟從天鷹派門下學武。 @5 f vd  
_qYDpI  
CH08 !OIAaq  
卡里回到學校,跟白奇和查理交換彼此這幾天的經過。放學後,白奇來到中央紀念公園的水池,又遇到神秘的紫髮少女——雪花。雪花看到白奇後,不言不語地哭泣起來,然後在白奇懷中睡著了。雪花睡醒後,白奇從她口中聽過她的故事,為了幫助雪花,決意將她帶回家中。 GPzV5zL  
R*>T`?q|S&  
CH09 |*`&_ ?%  
霍從元武會的資料庫查出雪花父親的資料,卻發現部分資料被列為最高機密,浪卡決定親身前往「霧城監獄」找尋線索。白奇來到元武會訓練的場地,跟浪卡隊伍的其中一員——洛克進行實戰練習。 RG>>/sy:  
59=9  
CH10 3=%^T&yf  
奇勒被陳督察邀請作為模擬訓練的對手,藉此向新一代警察展示元力使用者的實力。 s/qDj  
2.| m6  
-----------以上內容萬分感謝光之使者大大整理!!-------------- !958M[+9g3  
-----------------------------下為舊日正文------------------------------ 958\,>VV  
^oga<PXG-  
`n@ I+  
] yAf,z  
久未更新,首先向各位親愛的看倌說聲抱歉! r$l#g(  
這個坑絕對沒棄,之前的空白期是去嘗試寫新的小說,結果刪了四次,還是沒寫成。 9XuIQnad  
今後會多放點時間在這個小說上,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寫完。(掩臉) F" [email protected]  
廢話不多說了,感謝支持!! FzAVKk  
[ nifY  
=============================================== N&of=]:(  
Hmn=.t1v  
k7 ?jn8p  
《封印破裂篇》CH.12.中 "];|k,O7F  
bz= kqw  
@<IH45+5a  
{T|uG-z  
d]W[email protected]  
「白奇,你來了。」 mOxt@ZG8  
&g//t8C  
會議室裡,戴著眼鏡、貌若三十多歲的高瘦男子站在投映屏幕前,扭頭望向會議室的門。 FV!C;uUU  
6l{Qt:  
門前的少年點了點頭,禮貌地說:「霍先生早安。」 jo {~nwJ[  
\8qb3\ ;  
眼鏡男也點頭道:「天娜已經打過電話給我,告訴我她託了你帶些東西過來。」 }FD=X9  
QXSQZT0W7  
「是的,就是這盒。」白奇把手裡的黑色小手提箱放在會議桌上,略帶好奇地朝室內瞥去。房間裡,除了霍、洛克兩人外,還有四個他不認識的人,其中一人竟然是個比他還小的孩子。 J<m,q(c%  
Y3LZRV:=FR  
這樣的孩子竟然是正式的元力事故警備隊隊員? G5N:QAC  
pOARaw  
看到白奇驚訝的目光,那孩子友善地咧嘴一笑,露出潔白齊整的牙齒。 [8JjTEM  
TN Bzp p<  
「啪」的一聲,眼鏡男打開了手提箱,只見箱內放滿了形狀呈扁身孤形、小小的透明水壺,裡面貯著紅色的、澄淨如酒的液體。眼鏡男點點頭,說:「這個數量足夠了。」言訖,他抬起頭,望向眾人。 $j>i !}R  
VORq2G-Wu  
「向大家介紹一下,這是白奇,他會替代天娜,跟我們一起進行這次行動。」 M&L7V H=}  
1=L?\m<+_  
「大家好,請大家多多指教。」白奇微微鞠躬。 a ;1x?cG  
z~-T`/w7  
「白奇,在座的都是你叔叔的隊員,我跟你介紹。」 `<7'v!,+V  
=*VV%:Fp  
眼鏡男指向坐在最左邊的男人。那男人身穿長袖恤衫和棕色紳士馬甲,腰配西洋式金柄軍刀,金色長髮綁成馬尾。他雙臂盤胸,眼神帶著天生的凌厲,似乎對著誰都是這副樣子。 yk6JAS  
PsINUb  
「這是斐立,擅長用刀,崗位是突擊、應變。」 Ml#R| ) `  
 "Z]3^  
眼鏡男說完,指向斐立右邊的女子。 >r>[$j  
KKBrK!  
「這是玫提,她擁有特殊元力,可以同植物溝通,崗位是輔助。」 ZUG}I7En  
2*Ds uH2  
這女子看上去才二十出頭,容貌秀美,有著一頭漂亮的黑色短髮,短髮的左邊繫了一個深藍色蝴蝶結。她望著白奇,溫柔的笑了笑。 P8Y$f~  
d1LtW   
「這是雲霜,擅長用棍。」 ah&t>z  
_egsx([email protected]  
坐在女子身旁的,是一名眉清目秀,身型高佻,看上去文質杉杉的美男子。他笑著抬手,跟白奇打了個招呼。 .<|^F4-p_  
8 ~p>\&  
「洛克,你認識了。羅賓,弓箭手,崗位是狙擊、支援。」 Z'I4%|jXb  
UdNmn r  
「哈囉!」洛克的右側,那個戴著偵探軟帽,貌若十三、四歲的男孩朝他揮手。 $e=r/Omgpu  
|;Nz5$DWr  
「大家好!」白奇也笑著回應。 TXg! =*,S_  
msf]"Rnd  
「現在分發藥水,羅賓幫忙,每人派兩瓶。」眼鏡男吩咐道。 cn`vO6  
9p=7k6V  
「好的!」 FxH]J,  
t"#u'g h<  
「白奇,你也拿兩瓶。」 A`Vm\xK(N  
uXv74qE4+  
白奇從箱中拿了兩個扁身壺,問:「這兩瓶是什麼?」 B1K1;w S  
A*&42w0 2  
「這些叫做『生命藥水』,是種強效療傷藥劑。通過藥物、治癒元力和納米機械人三者結合,喝下去可以迅速治癒傷勢,包括刀傷、撞傷、骨折、內傷。但它們的有效期只有兩個月,加上治癒元力使用者稀少,所以這種藥劑基本上不會在市面流通,你不認識是正常的。」眼鏡男解釋道:「由於這次行動很危險,所以才拜託天娜造了這批藥劑。」 xB^7;  
j~ 4=O =W  
「我不怕!」這時羅賓已經派完了藥水,他拍了拍胸口,高聲說:「我們一定能將隊長救出來的!」其他人雖沒開口,眼神卻是同樣堅定。 #w<_ 2lz]  
TNtf!jnPWh  
眼鏡男點點頭,下令道:「雲霜,你帶白奇去拿裝備。其他人整裝待命,我們二十分鐘後出發。」 .oD08UOA  
{ =VaH  
「是!」 3X&=tj$Rh  
3rW]p0X[  
這時家裡的天娜,替白奇打完電話向學校請假後,大呼了一口氣,躺倒在床上,自言自語地抱怨:「十秒的忍術硬是拖了八個小時,還要抽了一整筒血來造藥水,我不活了……」 I+T1gTgv  
#qTYhQ9  
呢喃罷,就睡著了。 GrwTjx8;  
]N02#$6RZ  
 ※ ※ ※ F[;^Lj9k  
A,#Jew  
二十分鐘後,眾人乘上元武會專用的小型飛機,直接飛往霧城。 'xa>chQ8-  
:U7P/fOU~  
「繁榮購物中心,位於霧城的繁榮大道。」機廂內,眼鏡男用激光筆指著螢幕上的霧城地圖。「繁榮大道、繁榮購物中心和附近的繁榮房區是霧城政府『十年大建房』計劃的產物,因為人跡罕至,又被稱為『城西鬼街』。至於原因,這裡不是歷史課,我就不多解釋了。」 .M  # i  
0*0eBMT  
「浪卡是在繁榮購物中心的地下停車場遇襲的。他為何會去那裡,為何會被人埋伏,之後又發生了什麼事?這是我們要去查明的事情。」 Mz'V(^~q  
vz(W~ |*j#  
眾人點頭。 Tt?8A}  
$sx+$#f=A8  
「接下來,我說明一下目前已知的敵人。」 fNu_sn?{  
$)] 5fc<  
霍的激光筆指向地圖旁邊的數張照片。 HYja.cH!C  
yn > NZ  
「『霧都女狐』令三娘,等級約為70,霧城黑幫『令狐幫』的頭領,作戰時多用飛針和毒藥,但比起戰鬥,更擅長在幕後計算對手。『超音鼠』雷猛,等級約為60,令三娘的愛慕者和忠實支持者,戰鬥時以閃電元力刺激肉體,提升速度和反應,身手不亞於洛克。洛克,到時候你要注意點。」 ,VW?R!PS   
7)T%h.L  
「明白!」洛克答道。 S qk+oO(/  
;eto!{4j  
「『凶刀』胡賀,等級大約75,是個廢墟獵人,也兼任僱傭兵,不管是白道還是黑道的任務均照接不誤。流派是標準的『天刀流』,武器是厚背大刀,刀法凶悍,但擅攻不擅守。屆時交手,雲霜謹慎一些,擋住他就好。」 B"l,)s!M  
&IAT;XB/&  
雲霜點頭道:「好的。」 _}iN~:5`M  
U [email protected];2"  
「嗯,」眼鏡男聞言,遂指向第四張相片,「『滅佛手』張坤,等級約83,是中國龍隱基地的十大高手之一,擅長掌法,能用元力凝聚出巨手,在中距離攻擊敵人。如果埋伏浪卡的人只有令三娘、雷猛、胡賀三個,這次任務就容易多了。但有張坤插手,表明中國龍隱基地乃至中國政府可能也有份策劃事件。所以我們必須小心行事,盡可能不要暴露我們的調查進度。」 G ^niD.  
Qns%[email protected]  
激光筆在第五張相片上打圈。「最後,是這個人。」相片上是個笑容陰險,亂髮叢生,眉梢明顯分叉的中年男子。「他叫戴蒙,是個黑暗元力使用者,等級介乎90到99之間。在體育館裡打傷『霜刃』艾斯的那個『魔將』衛君殊,應該就是他的手下。」 ",aLeSa"  
.ACV>fR  
「跟那個衛君殊同等地位的暗黑元力使用者,還有三個是吧?」斐立問道。  "xkQo)  
}$PxJ{ K9  
「是的,衛君殊自稱『四魔將之一』,這樣猜測很合理。」眼鏡男說:「不過,戴蒙到底是『四魔將』的一份子,還是他們的上級,暫時還說不準。畢竟黑暗元力不是能無師自通的東西。『四魔將』之上還有個老師,也很正常。」 YsZm  
dxluz  
羅賓突然說:「沒錯沒錯,就像四天王總是有五個一樣!」 xq'& mD  
fY%t? )/  
眼鏡男靜了一陣,說:「洛克,少給羅賓看日本漫畫。」 2}.XjpOV?  
*3x0EX{\)  
「呃,是。」 }%-EH(XB  
Tn'.clL>PW  
「為什麼──」羅賓不忿地鼓腮,大家都笑了起來,玟提寵溺地摸了摸他的頭髮。 z,DU[.w9  
M LDZ>ZHp  
「如果遇上戴蒙,大家要記住,」眼鏡男緩緩地說:「要是洛克、雲霜、斐立和玟提四人都同時在場,就擊退他,或者盡力抵擋等待支援,不要想逮捕他。要是其中有任何一人不在場,你們馬上就逃,知道嗎?」 l3;nrhVwp  
\L) \A=  
「那個戴蒙真的那麼厲害?」白奇問。 kku.wJf<  
3VM>97<  
「80級和100級是巨大的分野,元力使用者體內的力量會在80級和100級時發生產變。在元武會,80級的元鬥士稱為『戰將級』,100級則被稱為『尊者級』,意思是踏進了戰將和尊者的門檻。所謂的戰將和尊者,是元武會裡戰鬥人員的職級,負責統率眾多戰士,是非常重要的職位。只有到達了80級、100級的元鬥士,才有資格成為戰將、尊者。」眼鏡男解釋道:「至於有多強,我這樣說吧,一個80級的戰士,可以對抗五、六個70多級的對手。加上黑暗元力對元力脈有侵蝕效果,可以說戴蒙比普通的戰將級強大一倍。」 iC 6(mS%  
~>vtBEH15  
白奇心裡一涼,又問:「這麼厲害的人,為什麼要對浪卡叔叔設伏?叔叔才79級,不是嗎?」 U])$LQ'  
}i'g  
霍搖了搖頭:「不,戴蒙不敢不設伏,因為他曾經輸過給浪卡。那時浪卡和他都是130多級左右。最後他被浪卡打敗,受了不能痊癒的傷勢,等級下降了許多,而且永遠沒法回到100級以上。一個100級的元力使用者,可以對抗六、七個90多級的對手。要是他突破了100級,我們是沒可能擊敗他的。」 5zN;c(Dny  
cL},a7?  
「那麼叔叔的等級──」 'ZE+ udd9  
m|ZK/u  
霍打斷話題:「不是戴蒙造成的,他沒這種能耐。至於浪卡等級下跌的原因,就等他日後親自告訴你吧。」 FX6; $r7  
5>: [{g\7  
白奇只好罷問。 TJ=35}  
"k}.gL~8E(  
「有問題嗎?很好。由於我們人手不足,很難找遍整個霧城,所以接下來,我們要先跟駐霧城的元力事故警備隊會合。然後我們兵分兩路,一路去繁榮購物中心搜查,看看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另外一路則和我一起......找令三娘談談。」 5OaX -cz  
RCd`eEP4,  
霍推了推冰冷的眼鏡。 pLeH&[  
X.eZ"Sq0  
MMWt0jxm  
ttf9q P8&  
NYx"#%U#.^  
)`K uQ3  
離線光之使者
發帖
3233
icash
102
威望
1877
只看該作者 1樓  發表於: 2016-10-28
redirect from LFO資料博物館 {(y1d%-`  
你也回來了。 [email protected]#.  
之前好似係巴哈定唔知咩搵過你, but搵唔到你有update野 kM`r::'m:  
先留名, 遲D再重溫
離線chakman
發帖
384
icash
1108
威望
831
只看該作者 2樓  發表於: 2016-12-06
《封印破裂篇》CH.12.下(2016年12月6日更新)
《封印破裂篇》CH.12.下 X e?B1,U  
bhU4 c[  
'MK,RB99  
兩個多小時後,小型飛機到達了目的地。 _VIWF%d;!h  
>,.c(1&63  
元武會霧城分部基地座落在離霧城不過約二十公里的郊區。從高處俯視下去,整個基地呈中式建築風格,紅瓦飛簷,有街道也有廣場,甚至有城牆,如同一個古代的小城市,與霧城的高樓大廈遙遙對望,相映成趣。 HWMkt6Dbiq  
> 0t#W  
小型飛機在基地外的機場跑道降落。機門向下打開,露出樓梯,白奇隨眾人拾級而下,發現早有兩人在不遠處等待他們。 "/W;]aO3  
`\aa rK  
這兩人一男一女,均是紅髮,身穿紅底金邊的騎士風格鎧甲,以及鞋頭伸出尖刺,火紅底色滾著金邊,看上去十分威武的金屬靴甲。男子高大壯碩,氣宇軒昂,手上戴著黑色露指手套,手套的背面印有一個紅色的火焰圖案。女子高佻豔麗,鳳眼絳唇,秀眉筆直英氣,耳戴紅色耳環,長髮披在身後,隨風飛揚,如像一把熊熊燃燒的美麗火焰。她手戴一對銀色手鍊,手鍊上共繫了九束狐狸尾巴似的白毛,白毛的末端染上一抹桃紅,掛在皓腕上,顯得格外嬌美。 &%\"Hh&O  
[>!'nJ  
霍當先向兩人步去,那兩人也迎了上來,男子向霍伸出手,道:「霍,歡迎你們來到霧城基地。」 e k81qU0T`  
[email protected]  
眼鏡男跟對方握手:「感謝你們協助。」 ,]AK{U%gA  
?BG^g\ga W  
男子正色道:「浪卡對我們有恩,現在他出了事兒,我們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qs=o  
FjO/,_Ws<  
眼鏡男點頭,轉身向隊友說:「這兩位是炎家兄妹,『赤炎拳』炎華傲,霧城元力事故警備隊第一隊隊長;『火中舞』炎媗,霧城元力事故警備隊第二隊隊長。」 BQ *t1l  
T}!W`ISyM  
洛克等人於是齊齊向炎家兄妹敬禮。排在最後的白奇在飛機上聽了眼鏡男的叮囑,把自己也當成正式的元力事故警備隊隊員,因此沒有怠慢,一起敬禮。炎家兄妹也回了個敬禮。 ofJ%703zTR  
iy,yHq.m  
「我們邊走邊說吧!」眼鏡男說。 $V/PO_zs  
4(BVR/-  
「好!」炎華傲也不拖延時間,馬上帶領眾人乘上軍用吉普車。 G>kYe=S0Y  
;=\I4H;w  
「霍,我們兩個小隊已經在基地準備就緒,隨時可以配合你們。」炎華傲問:「你們打算如何搜查?」 IMX9FK}J  
Z !Xa*^>  
「不急,先整理一下狀況。能說一說浪卡來到這裡之後做過些什麼、找過什麼人嗎?」 LVw#N|zM  
#zj[oW'  
由於炎華傲正在駕駛,炎媗用清脆悅耳的聲線接過話題:「兩個星期前,浪卡來到基地找我們,想跟一個代號為『CA100336』的囚犯會面。我和大哥本以為這是小事一樁,沒想到那個囚犯竟然失蹤了,找遍整個監獄都找不到那人。我們審問其他囚犯和負責的監獄人員,一無所獲,又翻看整個基地的監視鏡頭錄像,直到一個星期前,才發現了線索。」 _9VdO]|``  
O ' cU|~  
「什麼線索?」眼鏡男問。 aryA+/  
8^7n3'{W  
「我們發現有些錄像消失了,像是被人刻意刪除了一樣。」 j3E+mz)r"  
#.poI?#Pzc  
「什麼時候的錄像?」 \4\M2n+i  
lK7IEQ  
「浪卡到來前三天。」炎媗答道:「我們復原了影像,發現有人在午夜從監房帶走了那個囚犯,然後大搖大擺地乘上吉普車,由基地的正門離開了!」 y%|o%hy  
#cf\Z"*]  
「這麼神通廣大?」羅賓驚訝得張大了嘴巴。 !Pwd;m<p  
*jCwfRT T  
「是這個基地裡的人嗎?一共有多少人?」眼鏡男問。 ]&s+4  
P `]g>ly\  
「有兩個人帶他離開基地,但我們拍不到他們的樣貌,他們似乎很清楚監視鏡頭的位置,所以我們也不能肯定他們是不是我們元武會的人。」 7H-cvCsP  
u9o<OlW\w  
「反過來說,也不能否定,是吧?」 c8lQ:<AH$  
K-? CNj  
「沒錯。」炎媗慚愧地點頭。 qGxuiAiq  
AS=-A(A=U  
眼鏡男沉默了一會,話鋒一轉,問道:「浪卡和你們一起行動?」 26rUZ @  
"x}:NugG/  
「是的,我們查看了公路的監控,知道那台吉普車往霧城方向駕去。於是我們和浪卡便一起去霧城市級政府請求協助,希望他們能翻看一下錄像,看看那台車有沒有進城,停在什麼地方。可是,」炎媗回憶當時的情況,不悅地皺了皺眉,「他們拒絕提供任何幫助。」 LYWlU  
TzJo\Z  
「怎麼這樣!」羅賓叫了起來。 bFIPmU  
*BUWW>FW  
「安靜點。」洛克拍了拍羅賓的頭,沒好氣地說,然後給了炎媗一個不好意思的眼神。炎媗笑了笑,沒有在意。 /OR":b  
4'A:KC;  
「原因呢?」眼鏡男問。 PO0u\!ZN  
#|DV[email protected]  
「都是些推搪的理由,說什麼不合規矩,說出去不好聽,要我們正式用書面申請,再等一、兩個月批核之類的。」 9!7]  
jyYDds  
「為什麼不合規矩?」羅賓問。 65ST XB  
!e)2ZP#~  
「始終元武會和中國政府是兩個不同的機構,」炎媗解釋道:「霧城政府覺得,如果沒有任何書面申請,就動用大量人力來翻看全城的監控畫面,會令政府的權威受損。」 {g|{1K d[  
zR6Y# x  
霍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毫無感情地說:「但據我所知,中國的地方政府從來不在乎所謂的『規矩』。」 ;A|$* VX:X  
%"GWZq !  
炎媗歎了口氣:「是啊,所以我說他們只是在推搪。」 gFnI>qU0  
VYN (4  
「那,之後你們怎麼辦?」  &rIr)*E  
*Z<?+xm2^  
炎媗指了指炎華傲:「之後,大哥負責準備請求霧城政府協助的文件,我和我的小隊則重看基地的錄像,避免遺漏線索。浪卡則是進城打聽情況。」 M#AQf9  
:KuHoMBCF  
「跟誰打聽。」 !aSHY{5_  
!;jw/'k  
「浪卡沒講仔細,只說是一些在霧城裡的老熟人。」 Jo{LkP(O  
{Fjl 6JI  
「他有沒有跟你們說過去繁榮購物中心停車場的原因?」 ]r |hBk?  
~+#P~ x1|D  
「沒有,」炎媗搖搖頭,「我想他是匆匆趕去的,事前也沒有問過有關那兒的情報。」 &A %Itma  
mux._J6t  
吉普車駕進了基地的地下停車場,光線頓時一暗,唯有霍的冷冰冰的雙眼閃爍著精光。 y" uiVX  
y0c2ey}6  
他沉思了好一會兒,直到炎華傲緩緩停車,說:「我們到了。」霍這才回過神來。 X!,2QNs`pv  
[email protected]  
炎華傲道:「我先帶各位到會議室吧,順便也跟我們一隊、二隊的成員認識認識。」 o9nn>UB  
o(lrPM`@l  
「嗯,麻煩你了。」霍點了點頭。 pB1B/wtQ#1  
q\K~= q%  
===============分隔線=================== ~oHPe?!kky  
DUwUR  
碎碎唸: 'm,KFl %  
由於需要整理劇情發展,所以隔了頗長的時間才出了這個小章,而且也比較短。 S|_x0MTe  
接下來應該會漸入佳境了。 TJ  
thxNl@@^"  
離線chakman
發帖
384
icash
1108
威望
831
只看該作者 3樓  發表於: 2016-12-06
回 光之使者 的帖子
光之使者:[圖片]redirect from LFO資料博物館 E2 x^0  
你也回來了。 b^G{]VdZ  
之前好似係巴哈定唔知咩搵過你, but搵唔到你有update野 V t%i[%  
先留名, 遲D再重溫[表情]  (2016-10-28 00:35)  7@5A2swPr  
i,4r ,CN  
感謝大大的不離不棄!
離線chakman
發帖
384
icash
1108
威望
831
只看該作者 4樓  發表於: 2016-12-24
又到聖誕、又到聖誕! rea-B4+.  
祝各位聖誕節快樂~~~ UY+=  
`6r#Z H  
===================================== ajm9f 8h7  
《封印破裂篇》CH13.上 'y>8"C]F  
STj/? w/  
M,JufL  
繁榮購物中心。 aC3)B:5  
JT^}xWI  
從外表看去,是一棟擁有奧斯曼式風格的大型購物商場。米黃色的磚砌外牆,高處假窗上方飾有弧形的拱頂,還有低層簷頂的石雕裝飾,處處皆刻意模仿法國的建築風格,但總令白奇覺得少了些什麼。是因為外牆的顏色太過鮮明?是模仿得太過刻意?還是因為--這裡空無一人呢? $MB9]l]w  
(5I O4=U  
在最初的規劃中,這個商場是為了配合附近的居住區而存在的,居住區則是為了滿足附近的工廠和商業大廈員工的住屋需求而建造。但住房的定價太高,附近員工寧可跨過城市來上班,也不願意買房。結果居住區十室九空,連商場也失去存在價值。規劃官員於是一不做二不休,乾脆把商場改為高檔次的購物中心,企圖令商場起死回生,卻以失敗告終,連舖子也沒多少人租賃。 D5o;kI~I  
02~U3khN`e  
城市規劃的失誤,以及官員的好大喜功,造就這個「空城」。 B, g/W]  
XR *X"S}  
「我們到了。」炎媗說。 U`;u~|M  
5<9L8Y T  
剛才一行人到達基地後,決定如眼鏡男計劃般分頭行事。眼鏡男、斐立與炎華傲的小隊一組,往令三娘那邊打探。其餘人則與炎媗的小隊一起到浪卡的失蹤地點搜尋線索。 ~zE`W3  
7'r#y=bEAW  
雲霜與玫提對望一眼,同時點頭。雲霜從背包取出手提電腦打開,玫提則閉上眼睛,用元力跟附近的植物溝通。在她旁邊的白奇感到一陣似漣漪似輕風的能量撫過衣服,往遠處掠去。不一會,四周的草木就無風自動,緩緩搖曳起來。 "Kgm$ jDQ  
^Bfc`L~h)  
「這就是森林元力嗎,真是奇妙。」 <qx Ts:C  
1X=DO+`  
炎媗小隊的副隊長陳國棟喃喃地感歎一句。陳國棟身材高瘦,劍眉星目,面容正直溫和,叫人第一眼看見就覺得他值得信賴。陳國棟是炎媗小隊的軍師,雖然不到三十歲,卻博覽群書,見多識廣。饒是如此,目睹這種極罕見的特殊元力,仍教陳國棟讚嘆不已。 (Lk,V_g  
sRp(G#K  
在他身後,還有十一名炎媗的隊員,均身穿與她同款的鎧甲──「鬥氣甲」,以及齊全的武器和裝備,可以說是精銳盡出,全力以赴了。當然浪卡小隊也穿上了防彈背心,以防意外。 N{H3v]E  
u<.$k{  
黑暗元力是一種極為霸道陰狠的力量,會侵蝕一切的活物。反過來說,也就是它會在活物身上留下難以治癒的傷勢。玫提找尋的目標,正是留有黑暗元力氣息的植物。 @[email protected]T j"y  
%v \ONo7b  
兩三分鐘後,玫提張開雙眸,對眾人搖了搖頭:「沒有發現。」 y;;hl&#!  
|T.lqjBS'>  
「我們到下一個出口試試吧。」雲霜冷靜地建議,沒有絲毫焦急。 y'-qv!  
u}"ki24I  
炎媗點了點頭:「我來帶路。」 r%fd:   
F>3N;z/6  
繁榮購物中心連同地下停車場和接駁天橋,一共有八個出入口:地面的東南西北各一個,貨物入口一個,停車場出口兩個,天橋出口一個。由於不清楚圍攻浪卡的人從哪個出口離開,他們只好逐個出口搜索。 H&{DT  
xt)h o   
一行人先在地面探測一番,然後來到停車場出入口,這時玫提忽道:「有黑暗元力的痕跡。」 +&M'[cv,i  
+u|)8DuM  
「哪裡?」雲霜問。 GIQHf/  
fNl G  
「這邊。」玫提指向不遠處的一株小樹。 EP#kCFMJ  
F[_371}  
白奇隨之望去,卻沒發現它跟其他小樹的有什麼分別。 0%8JjA#{e  
Lh;DF\Hd  
玫提看見白奇納悶的表情,笑道:「雖然它的外表看上去和正常的樹一樣,但它的內部已經受了傷,變得很虛弱,了無生氣。我想,它大約只餘下不到一個月的壽命而已。可能是當時圍攻浪卡的黑暗元力使用者在激戰後控制不住氣息,在這株小樹旁邊經過吧。」 \FVyuwY;i  
-Cl&+:  
「只是沾上黑暗元力使用者的氣息,就已經這樣子了?」白奇喃喃地說。 ~"q=`{/O  
k&esygP  
「真是可怕!」羅賓也誇張地叫道。 1 [U{;@  
CLC|?S/  
洛克從後上前,拍了拍白奇的肩膀:「不用擔心,你看就算是黑暗元力使用者,也不敢跟浪卡隊長一對一,就知道黑暗元力沒想像中可怕了。」 (^5g .S8T  
}|KCt5?i  
「說得沒錯。」雲霜也笑道:「雖然不能說黑暗元力不強大,但並非所有使用者都是邪鬼、比堤般的可怕強者,真正可怕的是心懷恐懼,未打上一場就已經輸了一半。當然,」他補充,「大多數人都不會有跟黑暗元力交手的機會,所以就算害怕它也沒什麼壞處。」 s,9!S  
`nLKd-  
「我明白。」白奇聽見眾人這樣安慰他,也笑著點頭。 [email protected]V=LY  
\IEU_/C  
其實他並非害怕,只是有點悵然,無論是封印的事情、父母之死,還是這次浪卡遇襲,都跟黑暗元力有關。白奇從來沒思考過有關命運的問題,但如今他不禁想起「命運」這兩個深奧的字。 v:n2*  
d6]_Tu }s  
「要不,兩個小鬼頭回基地等著吧?」 3)8j `  
$C%MR-.(  
說話的是炎媗小隊中的一員,一個下巴尖削的男子,名為孫展鵬。他的腰間配著兩柄寬面的短刀,刀上只有尖端數寸開鋒。刀有橫一字形的護手,護手前端向下呈弧形延伸,接連刀柄末尾,後端則向上伸出一截,如靈蛇翹首,看上去有些奇異。白奇知道這兩把刀稱為「八斬刀」,是中國武術門派「詠春派」所使用的短兵器,至於其用法,就不了解了。 jcF0K/c  
6 RSJ,r5g  
他剛用略帶輕挑的語氣說完,羅賓就立即抗議:「我才不是小鬼頭!」 PT![#$  
_3|tg"a  
「誰害怕誰就是小鬼頭。」炎媗小隊的孫小龍忽然諷刺道。孫小龍是孫展鵬的弟弟,才十六歲,個子大約一百七十公分高,跟白奇差不多,卻比羅賓高了一個頭,所以這句話顯得有點傷人。 >nmail protected]@Mw  
VIyHJs!  
羅賓卻不服輸:「哼,到時候看看誰害怕!」 @kVRVdT  
&*vy5t  
孫小龍睥睨著羅賓,正想繼續說些什麼,卻被孫展鵬在頭上用手指節敲了一記。他哥沒好氣地說:「跟你有什麼事兒?回去!」然後就拉著他的後領,將他拖到隊伍後方。 qI~QoDP;-  
x`~l2}xeA  
「老哥,你幹嘛……」 aelC>v/c,  
:NSL?  
「閉嘴,給我回後排。」 hb:tE)9=  
qC8m&ixZx  
白奇笑了笑,他看得出孫展鵬沒有惡意,純粹是想以激將法幫他和羅賓驅走恐懼。倒是孫小龍性格有點愣,弄得羅賓有點生氣了,不知是表演得過了火,還是真的看不起羅賓一驚一乍的態度。 RP)zzk7n  
u}hX 8  
「說起來,羅賓你幾歲?」 wmLP#b[/X  
-W(WrMg  
「十五歲呀。」 :[cEl{M;)  
fd>L!7  
白奇不禁有點驚訝:「跟我一樣耶。」可是為什麼看上去這麼小?羅賓的娃娃臉問題似乎比查理還嚴重啊…… ,|{kOx  
7{a+y%K  
炎媗向洛克等人歉然一笑,但洛克他們對這種小事情並不介意,有時候一些小吵鬧反倒能增進友誼。 p)N/< v  
!%7Ct|&O"  
一行人跟隨玫提越走越遠,最後來到一個住宅小區。 3]yc~hrH  
j 6;:>-  
「繁榮新區」,霧城裡最著名的空置住宅區。 =C ogH  
x&jJz*  
「沒想到躲在這種地方。」玫提站在繁榮新區皺眉道。 rq.Uiw7F);  
|C'XEI+X/  
「嗯,這下麻煩了。」雲霜也說。 ts)  
~L|lZI  
「為什麼?」羅賓問。 byce koW  
sU_}Bq(m+  
白奇答道:「我猜想,是因為住宅單位眾多,沒法逐個搜尋吧。」 Id+h:q-\  
6iW w +r7x  
「不只如此,」陳國棟插話道:「私人寓所受法律保障,除非霧城警方願意配合,發出手令,否則我們擅闖民居,不但違法,還會觸怒霧城政府。」 >K>U9h;4P)  
#7$t1WGm  
羅賓搔了搔頭:「這麼複雜呀......」 ]#x&C#  
{[email protected]~M[}  
浩克拍了拍羅賓的小腦袋:「你要學的還有很多呢!」 :HTA]Ce  
ZR3 meu  
「呣!」羅賓不滿地嘟嘴。 7r,@\!4  
4./n8^xuH  
「怎麼辦?」炎媗問:「我建議先回去,看看我哥和霍那邊有什麼消息。不過你們若想直接進去這一區,我們也沒問題。」 Snm4~g0H#  
QA-j(e n  
玟提、雲霜、洛克三人對視一眼,作出了決定。 <^u^ca}}.  
Z |3Fe$c  
f]>A|(Ug#2  
離線chakman
發帖
384
icash
1108
威望
831
只看該作者 5樓  發表於: 02-08
感謝光之使者大大為本小說整理了各章劇情概要! M9E?^0  
感謝光之使者大大為本小說整理了各章劇情概要! 6WxNo &g  
感謝光之使者大大為本小說整理了各章劇情概要! X[$>*z ,"  
dal3nd  
I_Pwz{I  
重要的事情要說三次! c%5FwU^v  
概要已放在本帖的一樓,歡迎回顧! ND5aS}z,l  
`*q"=.j#n  
/M :Ss%xsp  
===================================== O-tTAv+2  
m3mj0CSt#  
MDgBY-5<  
《封印破裂篇》CH.13.下 ?`+kj[  
FJPIO  
(4(+ Wb>v  
lJwpdw2  
陳強是個地產銷售經紀人。 'd&2B!V  
F!95(6s  
雖然只是個當了幾個月的新人,但業績可不錯,每個月都能賣出四、五個單位,連上級都對他稱讚有加。他心裡是得意洋洋的,自己才二十一歲,比許多大學畢業生還年輕,收入卻比他們高了很多。雖然這工作的上班時間長,早九晚九,一星期上七天的班,底薪近乎沒有,靠經濟大環境吃飯,又要帶一個又一個的客人奔波看房,而且常常受氣,連他母親都心疼他瘦了幾斤,但他還是覺得這項事業值得他發展下去。 'vW^Gc.  
acb~$)]9aa  
畢竟這是個看錢吃飯的世界,不是麼? >Z3.cF r  
kCMWG~o2  
今天在舖子裡坐鎮的他,等來了一對有些特別的客人。 gko4mek  
a*S a9q<  
當先的是一名三十來歲,身材健碩,身穿西裝,表情嚴肅,手上拿著一根齊眉棍的男人。他走進舖子後,轉身拉開大門,微微躬身,為後面的人讓出道路。 %TCDLA2l  
V3\*xcYOd  
在他後面是一男一女,男的年約二十七八,穿著筆挺的恤衫和西裝背心,右耳戴著小巧的無線耳筒,笑容自信得體,看上去英俊有為,家境不凡。女子貌若二十三四,身材窈窕,臉容溫婉,留有一頭黑色及肩短髮,身穿白色橫紋T恤和藍色鉛筆牛仔褲,搭配簡單,卻有種知性的氣質。她輕輕挽著旁邊男子的手臂,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叫旁人頓生「郎才女貌」之感。 m#NA5w  
U,xd2VAF  
陳強心中一動,連忙迎上前去,朝那當先的漢子微笑著點了點頭,便向那一對男女問道:「兩位您好,請來這邊坐。請問兩位貴姓?」 %C6.G=ip  
[XIfEM[ "  
「我姓雲,她姓梅。」年輕男子笑道。 (}@n;")^R  
)?pNL  
「雲先生、梅女士您們好,叫我小陳就行。」陳強帶兩人到不遠處的真皮沙發坐下,遞上卡片,然後問:「兩位想看怎樣的房子?」開門見山,不浪費客人時間,是陳強一向的說話方法。 ~* IMO<b  
@GF z}Xo  
「有什麼交通方便,也比較幽靜的樓房嗎?」雲先生坐在沙發上直接問道,沒有碰陳強的卡片。女伴坐在他的身邊,那壯碩的男人則替他們收起那張卡片,接著站在兩人身後。 BCm *M  
f|e= KRz|2  
陳強看到雲先生不親手接下卡片,非但沒有不悅,反面眼光一亮。因為傲慢的人不一定有錢,但有錢而不傲慢的人並不多見。雲先生那冷淡傲慢的態度,令他看上去更像個有錢人。陳強隔著茶几坐在三人對面,打開手中的平板電腦,說:「有,當然有。看兩位是用來自住吧?兩位想要什麼大小的?還有心儀哪個地區?」 >&# -GI.lE  
A|TZC?u9X  
雲先生看了看身邊的女子,女子沒有說話,只是溫柔地笑了笑。 QZWCOZ  
LNOS U6+  
「城西吧,大小無拘,你有什麼推介?」雲先生向陳強說。 \VsR-D,A  
6k>?>R/|  
「城西嗎......您看這個如何?」 yXFr CgQ  
sdP#rx  
陳強心思急轉,翻了幾個小區的資料給雲先生看,卻沒有雲先生滿意的。 ?"^EN5o  
MQ`^[email protected]  
陳強有點汗顏地道:「那個,雲先生,你看,城西比較熱門的基本上是剛才那幾個小區了。別的小區,老實說都有些令人不滿意的問題。您會不會再考慮一下?」 oaBQ>xxz8  
idVn?vFef  
雲先生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望向身邊的女子:「小梅,妳怎麼想?」 mN0S{Lf_  
MK"EzA;  
「我都聽你的。」小梅笑著說。 }?$zx4  
> dy'8!N4  
雲先生寵溺地拍了拍她的手背,想了想,對陳強問:「繁榮新區呢,怎麼沒聽你提及過,難道有什麼問題?」 Ae+zb}u%?  
=O1H'0g6  
「繁榮新區呀,」陳強怔了怔,說:「繁榮新區的樓房其實性價比挺高的,地方大,價錢也相對便宜──」 /U;{Vei=8  
7]Y Kt  
「價錢我不在乎,如果你嫌賺得少,領我看那兒最貴的房子也沒所謂。」雲先生打斷他的話。 := W[V-I  
!<>nJZh9  
「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只是那兒住客很少,太過冷清,而且坐公交車也不太方便,所以剛才沒推介給您。」 DHg*i f4K  
!Vor~n  
雲先生皺了皺眉:「你看我們像坐公交的人嗎?」 q,IpVw9A!  
Q?8avQe$  
陳強忙道:「不是,不是。」 }Y.n rP  
2T$u\@~  
雲先生又問:「住客少......那治安如何?」 h%|1U'3u  
+jM'O/F+sA  
「治安倒沒有問題,到現在為止,我沒聽過那裡有什麼案件發生過。」陳強肯定地說。 WcIYzr}o  
Go6_\7Z  
「那就行了,住客少即是比較幽靜,正合我意。」雲先生言訖站了起來,「陳先生,你能帶我們是看看嗎?」 uCx}c[q)"M  
tS$Ph  
陳強有些疑惑地看看兩人。 K=j81@z  
Tx D2tc9  
最初,陳強以為兩人是新婚或未婚夫妻。可是現在看來,這小梅似乎是個見不得光的地下情人或者小三,不然,為什麼雲先生會選擇僻靜的小區?另外,除非她的姓名是「梅梅」或者「梅X梅」,否則雲先生明顯是用姓氏來稱呼她的。這顯然不是稱呼女朋友的方式,而是稱呼下屬的方式。難道這小梅是雲先生的秘書?有事秘書幹,沒事幹......咳咳! (f,L. `  
a--("c' :p  
在這個行業做了半年,經常聽前輩們聊八卦,陳強的想法不禁跑到庸俗的方向去了。儘管腦裡聯想翩翩,陳強的反應一點都不慢,他馬上說:「沒問題!」然後帶三人乘上他的四座位車子,前往繁榮小區。 )fP/f+Mf  
|B 9 *Yo8  
 ※ ※ ※ KuI=&  
SIs AQ  
陳強接待的那三個人,自然是雲霜、玫提和他們的「壯碩保鑣」洛克。 hBK1}[email protected]& `  
{@BqhJ i  
在他們跟隨陳強,再一次回到繁榮小區時,其他隊友正在小區對面的公園待機。小桌子上,炎媗的手提電話開啟著喇叭,接收從雲霜的藍芽耳機傳來的聲音,包括跟陳強的每一句對話,以及雲先生和小梅之間的甜蜜對話。兩人的對話,除了演戲,還巧妙地描述他們所見的地標,向彼端的隊友傳遞自己的位置和觀察。 =&3\+??CN  
tW/a(.r  
「......雲先生,繁榮小區雖然冷清了些,不過會所的設施還是挺齊全的,比如說游泳池、健身房、按摩池、宴會廳......」 gP5DX`gQ  
&,Y!,J  
「小陳呀,說到會所設施,那邊的游泳池可以包場嗎?」 .g a!}a8*  
#EyXY`)<SJ  
「當然可以,那邊的會所設施使用人數不算多,包場也沒什麼阻力。」 }D'yeO[  
Z!7l3:H  
「雲哥怎麼了,突然對游泳這麼有興趣?」 nY RGC#]L  
A . k_2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我好像還未看過妳穿泳裝的樣子呢。」 ajiX6{N5  
lDpA~PLF8  
「可是我們才兩個人,包場太浪費了。」 ?w#GW k  
/^q<+rz: 2  
「那不行,那豈不是便宜了其他人?」 *C=s(*2)  
vDbCe)!|  
「你倒是霸道啊。」 Y=\ p#Uq  
m:W`yh"&  
「誰叫妳是我女朋友,只有我一個人能看妳,知道嗎?」 %HA4,3H?q  
=r1>X\.t#  
「好好,都聽你的......」 CL=|K)B >  
d1 fC  
...... =!23}Y8  
fUIZ{p8  
「......雲先生您看,那邊就是繁榮購物中心,它是跟小區最近的購物城。您看它外表很光鮮、很法式,對吧?不過裡面人流不多,有些店子都空了,特別是奢侈品店,幾乎都沒了,所以未必能符合您的要求。」 $IPb#Hs  
 / ,*d  
「小陳你倒是老實呀,不怕做不成買賣?」 e\|<x8  
%8l(P/e39/  
「您說笑了,買賣不成仁義在,這次生意做不成,難道沒有下次麼?信譽才是買賣的根本,我讀書不多,可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 gKT}q7K  
 p)+}d[  
「說得好,憑你這句話,下次有機會,我會找你的。」 2~W7aE-)8  
L+-JN`/t  
「那就先謝謝您了。」 z/uv0qwbI  
]Fc3frXRaT  
「說起法式,小梅,我說過帶妳去法國逛逛,卻一直沒去成呢。」 P6w3 $3(M  
v;'#K! \  
「不急,我知道你這段時間很忙碌,等你有空再說吧,事業要緊。」 ,]&2C]  
%]g|4Oqv  
「雲先生,您女朋友真體貼,要是我將來能找到像梅女士這樣的女朋友就好了。」 #|#<8Ac:  
?<MztWrN  
「哈哈,那是,她可溫柔了,要不然也當不上我女朋友。哎,小梅,妳臉紅了,哈哈!」 Y?I"$;5MY  
d{\qfEg  
「不要笑!哼!」 gHru!B y  
A*]]b  
...... MlT5*@+`  
rl rUPF:qs  
LZ(2F:/ I  
「好閃!閃死人了!」羅賓掩面高呼。 >0k*`(  
) =)VsQ6D  
「火把!火把在哪兒!」孫小龍閉眼伸手,做出四處摸索的動作。 z#W9ME  
` h[@9  
「你給我消停點兒。」孫展鵬用手指節敲了孫小龍腦袋一記。 [email protected]i2ktW;  
RDFU"^ T  
孫小龍抱頭:「為什麼老敲我......」 R<N NJOF  
b"'RB;W+  
「你是我弟,不敲你敲誰!」孫展鵬沒好氣地說:「安靜點,他們快到了。」 |//$UGx  
}n}A)  
幾分鐘後,陳強的車子就駛到繁榮小區門前。陳強下車和保安人員聊了幾句,就順利帶雲霜三人進入了小區。 fK oJx"v"  
#}rt|INO  
在雲霜要求下,陳強先是帶他們繞了小區一圈,沿途介紹那裡的環境。雲霜跟玫提也用看似親暱的對話反映他們的發現。 Cz:`, ^;Z  
r v_Le}T  
「小梅,這個小公園怎樣,喜歡嗎?」 / BY 0>&R  
!)nCbq'  
「我覺得蠻不錯的。」 !fG m# ^  
efFv.7z{C>  
...... p;Ns(.k,  
M7qe?*NG"^  
「小梅,這裡風景妳喜歡嗎?」 {*%64U[3v  
$N3ZB KV  
「嗯。」 m? lN^9  
:o6U*k  
「小梅,以後妳可以把妳父母接來,那就不用擔心他們了。」 ( wAU\l  
~q2$ig F F  
「真的可以嗎?」 k`gZV}f  
R.P5<Gnh  
「當然可以,我說話算數。」 lBlit  
+GZ=nN  
「雲哥,你最好了!」 l>=OH e"  
=~,O1kLm  
......  O (,n  
0k8LB\DN  
電話彼端的眾人一直仔細聆聽。內容空洞的甜蜜話代表玫提尚未有發現,所以眾人一直在等待暗號。 3$1D5+:S  
I8tel\  
「雲哥,你看那邊的瀑布!」 `mE!s} w/*  
lqk +;6.  
「喔,怎麼了?」 nzx{VG^!  
hMI.YW(  
「我覺得有種特別的氣氛。」 #oVH}oiQ  
u-Z ;4 Z  
「我倒感受不到,有什麼特別?」 E1)IaKSA5}  
0n8-?l~%  
「你這人,哼!......我們過去看看嘛!」 y6'w;S  
47~Xls16  
「好好,聽你的,大畫家。小陳,我們過去看看,一會回來。」 *OY('rss7  
H( lP2-P  
「喔,好的,雲先生,我在這兒等您。」 Yb-iw_K  
#Pz }8  
──有線索了! nEhl 1Ms  
_MUL Io  
白奇等人頓時精神一振,當初商量的暗號有三個,其中一個就是「特別的氣氛」。 y8C=>~n9e  
z38l1Lg  
離線chakman
發帖
384
icash
1108
威望
831
只看該作者 6樓  發表於: 03-25
1E]>7 B  
6z5G|9*u  
《封印破裂篇》CH14﹝上﹞ lW$Mhzsh\  
 tD8.V|J^  
U ^PLj  
霧城市東部,興邦社區的郊外,某個小湖邊,有個別致古雅的四合院,名叫「鏡花院」,在霧城十分著名。並非因為它是什麼有名的參觀景點,事實上,壓根兒沒有人去參觀,甚至沒有閒人膽敢走近。 R2I9Y}P  
IE*(~ (EiE  
它著名之處在於:那是霧城最強大的黑社會龍頭「令狐幫」老大──「令氏」的大院。 D2PGY~(}  
Tg/Y"y~iu  
是的,是令氏,不是令三娘。 OcKavm+u  
GX^22=u  
任何一個霧城人,可以不知道現在令狐幫的當家是誰,卻不會不知道令氏這個家族。 ~,^7*"ig  
8-C65. 1  
橫行於黑道和商界,加上朝中有人,使令氏成為霧城最有影響力的世家望族。他們的族人和線眼遍佈每一個權力機關,因此大小事情都難以暪過他們。因此沒人敢得罪他們,沒人敢忤逆他們,他們就是霧城的地下皇帝。 -~WZ\s?H  
}26NFCc  
但令三娘知道那是錯覺。令氏能夠壯大,全因政府需要他們來做些上不了檯面的事情,一旦國家不再需要他們,或者決定換一下「棋子」,他們的權力和前途,都會成為過眼雲煙。 4URgpA  
P&s%T_  
因此,令三娘的曾祖父,把這個家族大宅命名為「鏡花院」,提醒自己的後代不要妄自尊大,不要忘記他們今天擁有的一切,都只是鏡花水月,都只是虛假的幻象。 w{Iu|+ 5  
SBW k+  
如今,這座三合院寂靜無聲,空氣沉凝如烏雲壓頂。居住在大宅的族人早被令三娘疏散到霧城市外,廳堂中只餘她一人端坐在主位上。 $ X]lN.Jy  
G8u8 I  
未幾,一個身穿黑甲的男子步進大廳。 O"1#R-c  
GU0jG|:o/(  
「這大廳真是古色古香,嘖嘖!」男子無視了此地主人,俓自張望讚嘆,然後又婉惜地說了一句:「可惜,說不定很快就會被打爛,真可惜。」 ![H>/bV3  
40@0n j  
令三娘沒有理會對方的諷刺,只是問:「他們來了?」 E%M^Ta{<  
#Ssg?JIY  
黑甲男子聽見令三娘冷淡的反應,沒趣地撇了撇嘴,簡潔地回答:「大約半個小時後到達,妳準備一下吧!」 RVyyJRi9  
Oc =EW%$Q  
「我不過是個配角而已,有什麼可準備?」令三娘笑了笑。 xBq,5:qE R  
k$M+YGGqi  
「妳倒有自知之明。」黑甲男子譏諷一句,便轉身離去。 ?&e7, C0  
Y xA8+e:e  
這時,令三娘紅唇微啟,問了一個問題。 + `{l8  
9 P3NXG  
「你們......到底給了國家什麼好處?」 yu&K<3  
N=Gx;vxzDe  
男子頭也不回,用不屑的語氣丟下一句話。 ;K>0eo]Y'  
} *{cnE)T  
「棋子該有棋子的自覺,別問妳不應知道的事情。」 DmgEl]XT+  
`7't54v7  
 ※ ※ ※ ~+~B}  
H5GI)d)  
半個小時後,一輛吉普車停在鏡花院的不遠處。 ba/2_55  
Apy:49W  
「隊長,我們到了。」駕駛座上的女隊員回頭向炎華傲說。她是個英國人,有著棕金色的波浪長髮,藍色的明亮眼眸,身材高佻,聲線帶著性感的沙啞,語氣卻非常端正認真。雖然她不是華人,但一口普通話卻是標準無比。 ;UJLW>j|9  
]}nclE  
炎華傲點頭,轉向眼鏡男,問:「霍,你打算怎辦?」 )){emc|QZ  
F [+FFW  
「進去。」眼鏡男木無表情,當先下車。斐立也跟隨在後。 H`C}F\  
pU7l~}@7  
「隊長,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我覺得直闖進去似乎有點魯莽。」負責駕駛的女隊員不禁問。 uETCQ6p1  
,3aH`)@  
「放心吧,伊莎貝爾,」炎華傲笑道:「浪卡是元武會二十八位戰將之下的第一強者,而霍身為他的軍師,絕不是有勇無謀之輩。」 u/ yt?z#  
HZ5oVD  
「我只怕他會感情用事,做出錯誤決定。」伊莎貝爾有些憂心。 }N)kmOW  
E$xRu|h  
「是呀隊長,我們和令三娘在明裏暗裏交過手很多次, 她可不是善與之輩。」後座的其中一位隊員李明鋒也說:「而且這個眼鏡男什麼都不說,完全不讓別人知道他想什麼,看上去真的不靠譜呀。」 A Sj(iP%  
%x-Xr16m  
炎華傲環顧其他人的表情,然後折衷地說:「這樣吧,我們一會兒以安全為優先考慮,如果有危險,我們便保護他們撤退,不要糾纏。」 \yW[TotP  
ql^)]V2Ho  
「明白!」眾隊員點頭。 U kpFb}^  
pI,upm *  
「下車吧!」 296+|{d  
B]Fq OBmk  
這時,霍和斐立正站在鏡花院的大門外,炎華傲帶領隊伍追上兩人。 5zZ.L3  
g{FFoFPO.  
鏡花院中門大開, 庭院空曠無人,寂靜無聲, 形成一種壓抑感。 -tf el  
IcSCf_6S"  
「 這怎麼看都是請君入甕呀……」李明鋒低聲道。 #%EeM P(  
G1P0Fp# C  
「嗯,大家小心。」炎華傲道。 UB{xL  
@!97S{2/i  
眼鏡男和斐立卻對此異狀視若無睹。 xszRf!  
w0^FC[P([email protected]  
一行人警戒著步進大廳。大廳中空空蕩蕩,兩列紅木座椅一左一右地向裡面排列,隔空相望,像是兩排面目嚴肅的衛兵。在其盡頭的主位上,身穿紫金收腰旗袍,美艷婀娜的令三娘雙腿交疊,背樑畢挺地端坐著,臉上是悅目卻虛假的笑容。她把雙手放在大腿上,輕輕按著一隻蕭。 M I<|#2R  
rCBg=UD]  
「龍隊長......還有各位元武會的大人光臨寒舍,請問有何貴幹?」 +f?RJZ*i  
% in9-jp=c  
龍華傲望了眼鏡男一眼,見他沒有說話的意思,於是踏前一步道:「令三娘,閒話我就不多說了,浪卡是否在你手上?」 ?)5@d&  
)[email protected]cGh  
「浪卡?浪卡是誰?」令三娘提高聲調,虛偽地說:「我可不認識叫做浪卡的人。」 h4%GK^  
WKy$qA  
「是嗎?那我就幫你喚醒記憶吧。」龍華傲面色不變,說:「三天前,在繁榮購物商場,你夥同黑暗原力使用者襲擊浪卡,我們手頭上有當時的閉路電視記錄,你還打算抵賴嗎?」 wtJ M Udq}  
<!W<~kid  
「哦?原來你們已經搜查得那麼清楚。」令三娘嫵媚一笑,「那你們有沒有想過,你們為什麼能發現這件事?」 QJ X!Z3  
8RM`GqS:|  
言訖,她抬起手中的蕭,放在唇前,吹奏起來。 -.)`h@Y^  
)H" qP#  
眾人不明所以,正要提高警戒,忽然有奔跑的腳步聲從遠至近傳來,聽力過人的隊員伍百恆提醒道:「小心,有人接近!人數大概......有五十人!」隊友頓時臉色大變。 [d9 {(Ic  
S `i+y,Gy  
好漢不吃眼前虧,龍華傲向眼鏡男說:「霍,我們先撤退吧!......霍!」 x>35q^P>H  
c+>=]$  
霍卻無動於衷。 X ^&kx  
<: l9FxM%  
就是這幾秒功夫,一條又一條的人影從東廂、西廂竄出,全都是黑衣蒙面的少年人。他們衝向大廳,一層層的包圍在廳堂外,只待一聲令下,便會朝元武會眾人攻來。 (I_;s<Ym  
7w~:w 8R45  
李明鋒感受到這些黑衣人身上的氣息,不禁低呼:「開玩笑的吧?......」 gCsK&5}  
64 X [ZO>"  
冷汗一滴滴的沾濕眾人的背部。 g1!}=n 0  
mI\fwDE73  
只見黑衣人身上,正散發出一股股陰冷、黑暗、具侵略性的,淡淡的暗紫色元力之光,他們匯聚出來的氣勢,壓得龍華傲小隊暗自膽寒。 ; 0tIEFpB  
u"OX2  
這五十多人,竟然全部都是黑暗元力使用者! 9z0|\w  
*U;O[email protected]=  
1Axe  
#p:a U4A  
快速回覆
限100 字節
 
上一個 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