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到寬版
  • 86閱讀
  • 0回復

[其他]殺人回憶 [複製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小太陽88
 
發帖
43
icash
336
威望
84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於: 2021-11-26
楚一今年35歲,開了一家小廣告公司,家財頗豐,妻子溫婉可人,5歲的女兒乖巧懂事,生活可謂完美無缺。

    這天,楚一在家看一段視頻,視頻背景很美,郁蔥蔥的山,清澈的小河,一個白裙黑發的女人站在小河邊。女人的頭發很黑,很長,垂過了腿彎,軟軟地趴在小腿上,她背對著鏡頭,一動也不動地站住,攝像頭卻慢慢推進,女人離楚一越來越近,楚一突然莫名地緊張起來,他靠緊沙發背,雙手攥緊,瞪大眼楮盯著那個背影,大氣也不敢出。    金禾娛樂城

    仿佛感覺到了楚一的緊張,那個女人慢慢轉過身,楚一突然發出一聲絕望的大叫,一個跟頭從沙發上折下去,蹲在地上,渾身瑟瑟地抖著,像一個怕听到雷聲的孩子一樣。

    視頻就在女人的臉上定格,那並不是一張恐怖的臉,相反,那是一張很好看的臉,清純秀麗。

    楚一擋著眼楮,拔掉電源,然後打電話給秘書小王,咆哮著問她u盤里的資料是從哪兒來的。

    小王誠惶誠恐地說都是從那些應聘洗發水廣告的簡歷里面挑出來的美女,有什麼問題嗎

    楚一粗暴地掛斷電話,那張臉還留在腦子里。不可能的,已經死了10年的人,怎麼可能跑出來應聘這段視頻一定是很久以前的老資料,可是,又有誰會把一個死人的資料寄紿他

    電話響起,是楚一最好的朋友小甲。小甲的聲音帶著哭腔楚一,你還記得10年前的那件事嗎

    楚一打了個激靈,為什麼今天所有的征兆都指向他最不願意想起的那件事。

    10年前,楚一大學畢業沒多久,喜歡探險,有一次在網上搜索到s鎮一處山洞,很適合探險,便趁著假期,約了幾個同事小甲、小乙以及孟小美同行。

    孟小美是四人中惟一的女孩兒,跟幾個人一樣,剛剛畢業,美麗而單純,最吸引人的是她的一頭黑發,據說從出生至今,她的頭發從來就沒剪過。雖然公司明確規定,禁止辦公室戀情,可盂小美還是有很多追求者,楚一也是追求者之一,並且楚一相信孟小美對他是有好感的,因為有一次孟小美說他的眼楮大大、圓圓的,很像她家里養的小豆魚,從此就親昵地叫他小豆魚,此行楚一本來只想叫上孟小美,又怕她不肯,才拉了小甲和小乙做陪襯。


    火車,汽車,摩托,經過將近一天的折騰,他們終于到達了那里。郁郁的山,清澈的小河,如果不是隨之到來的大雨把幾個人淋了個透心涼,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幸好小乙在半山腰上找到了一處山洞,山洞里很潮,幾個人生了火,疲憊與失望讓他們很快就睡了過去。

    楚一醒過來時,雨還沒停,嘩嘩的雨聲中,夾雜著一絲細細的聲,是孟小美。

    楚一呼啦一下坐起來,火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滅了,洞里伸手不見五指。楚一無聲地坐在黑暗里,眼楮盯著聲音的來源,直到漸漸適應黑暗,他看到了交疊在一起的兩個黑影,那極力壓抑的聲音反而讓他的身體迅速燥熱起來。

    他靜靜地盯著那兩個起伏的身影,過了幾乎一個世紀,他們終于分開,楚一急忙躺下,一會兒,左邊傳來輕輕的聲音,原來跟孟小美偷情的人是小甲。

    可能是剛剛耗費了體力,小甲躺下不久,就發出均勻的呼吸。楚一望著孟小美,心里突然一動。

    孟小美的身子滾燙滾燙的,楚一進入的時候,並沒有遇到反抗,孟小美只是發出含糊不清的低吟聲,後來楚一才知道,孟小美並不是不抵抗,而是沒有力氣抵抗,因為淋雨,她發起了高燒。第二天早晨她清醒過來的時候,冷冷地盯著三個人,說了一句你們三個對我做過什麼,我一清二楚,我不會放過你們的,等著坐牢吧!

    楚一這才知道,原來昨晚,小乙也了蹂躪了孟小美。

    孟小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可能只是出于氣憤,可是她不知道,正是這句話毀了她。

    剛出校門的年輕人,單純而懦弱,他們解決問題的方式往往偏激到殘忍的地步。

    最先下手的是楚一,回程的途中,他走在孟小美身後,突然發難,一石頭砸在孟小美的後腦上,孟小美倒下去的時候還在掙扎,小甲撲上去,勒緊了孟小美的脖子,直到她停止抽搐,整個過程,小乙一直都愣愣地看著,直到楚一站起身,在楚一與小甲的逼視下,小乙顫抖著把孟小美的尸體推進河里,由此,三個人共同結束了這次謀殺。

    回城後沒多久,三個人相繼辭職,小乙去了外地,楚一自己開了廣告公司,而小甲則考了醫科大學的研究生,畢業後直接留校做了解剖學教授。


    這段記憶被三個人徹底封存,想不到10年後的今天,孟小美再次出現在楚一的生活里,而幾乎在楚一看到孟小美視頻的同時,小甲也遇到了一件極其詭異的事。

    小甲今天有一些小興奮,因為昨晚接到助手的電話,今天將有一具新鮮的年輕女性尸體被送到學校。

    一般尸體要用甲醛溶液浸泡兩三年才能用于解剖,可是小甲所在的學校尸源很少,已有近半年的時間,小甲的解剖課上只能用一些圖片以及幻燈片來應付,所以,小甲告訴助手,尸體直接送進解剖室,他迫不及待地想讓自己的學生們看實的尸體解剖。

    小甲走進解剖室時,尸體已經被放在不銹鋼解剖台上,看著尸體上的黑塑料袋,小甲皺了皺眉頭,這些人真是太沒專業水準,不過在自己的學生面前,他並沒有發作,循例,他又介紹了一下人體結構,以及解剖的注意事項,然後,他慢慢掀開了黑塑料袋。

    一股腥味撲面而來,不是血腥味,倒像是水草的腥甜味,像驗證了他的猜測,黑塑料袋下露出來的小腿上纏繞了一團黑色的絲狀物,是水草嗎

    有人驚叫出來好長的頭發!

    他的心猛地一顫是頭發,纏繞到小腿上的頭發,他活了三十幾歲,只見過一個人有著這麼長的頭發,據說是從出生就沒剪過,這個聯想讓他打了個哆嗦。

    他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鎮定,卻還是忍不住發抖,見鬼,這具尸體怎麼這麼涼,好像剛從冰櫃里拿出來一樣。他猛然頓住了,是的,尸體上不斷冒出的水珠,淡淡的冰霧,這具尸體的的確確是從冰櫃里拿出來的。

    助手不是說,尸體是新鮮的嗎

    他的手在女尸的脖子上頓住,望著黑塑料袋下那個橢圓的腦袋,他突然被一種恐懼攫住,失去了再進行下去的勇氣。

    人群中出現了一些小騷動,好奇心大過恐懼的學生竊竊私語。助手忍不住輕輕推了他一下,然後掀開了最後一層面紗。

    解剖學一年級的十幾個學生驚恐地瞪大眼楮,看著他們一向沉穩儒雅的教授,像個瘋子一樣,尖叫著沖出門。

    小甲已經去找過捐獻尸體的單位,尸體就在郊區一條河邊被發現,初步斷定是溺水而亡,在太平間放了一段時間,沒人認領,就捐了出去。

    死在千里之外一個荒郊野地的孟小美,即便是沿著小河順流而下,終于飄到小甲所在的郊區,可已經過了10年,尸體也早該腐爛;即便是尸體踫巧在冰層中得到冰凍,可有那麼多需要尸體的學校,為什麼孟小美偏偏就躺在了小甲的解剖室里而讓小甲崩潰的是,他在離開學校後沒多久,就接到助手的電話,孟小美的尸體不見了。

    小甲朝著電話咆哮不見了是什麼意思被人偷了

    助手的聲音帶著哭腔怎麼會呢您走了以後,學校臨時安排李教授代課,那具尸體已經被李教授解剖了,誰會偷一堆肉呢

    小甲徹底崩潰了,在楚一家里窩了兩天,兩個人突然想起一個人來——小乙,如果真是孟小美的冤魂回來索命的話,想必小乙也不能幸免,三個人聯合起來,說不定能想出一些辦法。


    兩個人在校友錄上查到小乙的聯系方式,小乙竟然住在孟小美出事的那個s鎮,接電話的是小乙的新婚妻子,她只哭哭啼啼地說了一句小乙出事了,就掛了電話。

    楚一跟小甲急匆匆地趕到s鎮。小乙的尸體已被火化,他在新婚的第二天失蹤,三天後,有人在郊外山洞下的小河邊發現他的尸體,他的脖子幾乎被割斷了,傷口邊上纏繞著幾根又黑又長的頭發,尸檢的結果證明,那幾根頭發的確就是凶器。

    小乙的妻子把一盤錄像帶交給楚一,說小乙曾經交代過,如果有一天你們過來找他,就把帶子交給你們。她又哽咽著說,小乙就是在看了這盤帶子後,神情恍惚,那個晚上就失蹤了。

    是小乙的婚禮錄像帶,楚一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名堂,轉頭看小甲,卻發現小甲大張著嘴巴,眼楮死死地盯著屏幕。楚一順著小甲的視線望過去,整個人像被電擊了一樣,渾身抖個不停。

    屏幕上,站在新娘旁邊一直低著頭的伴娘,突然轉過頭,對著鏡頭,翻起白眼,淡淡地一笑。

    是孟小美!

    耳邊傳來小乙妻子的聲音這個女人真奇怪,跑來找我,要做我的伴娘,說是小乙的表妹,可是事後我問過小乙,他根本就沒有表妹,婚禮過後她招呼也沒打就不見了。

    楚一和小甲陷在椅子里,已經軟成了一攤爛泥。

    孟小美真的回來了!

    她先是在視頻里跟楚一打了個招呼,然後又跑到小甲的解剖室,在嚇得小甲魂飛魄散後,又跑去小乙的婚禮現場,然後,在她被害的河邊,她帶走了小乙。

    小乙已經死了,接下來的會是誰呢從s鎮回來後不久,楚一就接到小甲助手的電話,小甲死了。

    小甲自從上次在解剖課上逃跑後,一直也沒露面,助手給他打了很多電話,他一直也沒接。最後一次,拔通小甲的電話後,助手听見小甲的電話鈴聲就在附近響起。她循著鈴聲找過去,結果就到了解剖室。

    解剖室的大門被人從里面反鎖了,學校保安撞開大門的時候,很多跟過來看熱鬧的學生都吐了出來。

    小甲著身子躺在解剖台上,下身血淋淋的,整個器官都給挖掉了,而最讓人毛骨悚然的,是他懷里的那具同樣的女尸。小甲的助手認出了她,正是那具已經丟失的女尸。她明明已經被李教授解剖成了一堆零碎的器官,可是現在,她又被縫合了,她滿臉疤痕。抬頭看著摟住她的小甲,一邊嘴角抽搐著,好像在微笑。

    醫科大學自此便流傳著一個美麗而恐怖的傳說,被解剖的女尸愛上了解剖學教授,然後,在一個晚上,她帶走了他。

    小甲也死了,楚一知道,下一個就輪到自己了。

    楚一把自己關在家里,大門不出,公司也交給妻子打理。一個月過去了,生活很平靜,楚一繃緊的心弦漸浙松弛下來,說不定自己可以逃過這一劫!

    不久後的一個晚上,楚一半夜上廁所,走進客廳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輕輕的呼喚——小豆魚!

    楚一腦袋里嗡的一聲,像一枚釘子一樣被釘在地板上,一動也動不了,那個呼喚卻執著地響起——小豆魚,小豆魚……

    也不知過了多久,楚一突然覺得那個聲音有些熟悉,扭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楚一慢慢轉過頭,看見客廳一角蹲著一個小小的身影,是女兒,可是,她怎會有那麼長的頭發

    楚一喉嚨咕噥了半天才發出聲音寶貝,你……在這兒做什麼

    楚一慢慢走過去,蹲在女兒身邊,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女兒猛地轉過身,臉貼臉,靜靜地望著他,是孟小美!

    楚一頓時魂飛魄散,他想喊,可是喉嚨已經被孟小關緊緊勒住,他的臉由紅轉青,最後一片慘白。

    喬木盯著屏幕上孟小美報仇後邪惡的笑臉,也不知過了多久才回過神來,整個人都被汗水浸透了。太像了,這個恐怖片里的故事簡直跟他的親身經歷一模一樣。他還記得,當年孟小美的父母失魂落魄的樣子,慶幸的是他們的出游其他人並不知情,才算苟活到現在。

    喬木跟故事里的楚一一樣,也是35歲,開了一家廣告公司,也有一個5歲的女兒,而最恐怖的是,在喬木的生命中,也曾經存在過一個叫孟小美的女同事,他也曾被孟小美戲稱為小豆魚,也是在10年前,喬木與兩個同事一起蹂躪並殘忍地殺害了孟小美。

    u盤是下班前秘書交給他的,結果他打開來,就看到了這麼一個故事。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那個已經死了10年的孟小美,真的要回來找他報仇

    喬木拔掉電源,打電話給秘書小王,問她u盤里的資料是從哪兒來的。

    小王說,都是從那些應聘洗發水廣告的簡歷里面挑出來的美女,有什麼問題嗎

    喬木頹然掛斷電話,鈴聲卻再次響起,打來電話的人,正是當年參與謀殺孟小美的人,恐怖片里小甲的角色。

    “小甲”的聲音帶著哭腔喬木,你還記得10年前的那件事嗎

    喬木驚恐地發現,他的生活,像被人提前安排好了似的,正按照恐怖片里的情節發展下去。

    果然,孟小美的尸體在“小甲”的解剖室出現,

    “小乙”在河邊被殺,那個神秘的伴娘不知所終,

    “小甲”在解剖室被殺,一切的一切,都跟恐怖片里的情節一模一樣。

    現在,還差最後的一個結局了,喬木夜夜瞪大眼楮,在恐懼與期待中,終于等來那聲“小豆魚”的呼喚,他早有準備,沒等那雙手勒上他的脖子,他已經手起刀落,刺穿了她的脖子。

    可是,在他懷里抽搐著的嬌小身子,卻不是女鬼,而是他的女兒。

    為什麼寶貝,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女兒的聲音句句刺進他的心髒是甦術叔叔教我的,他說這麼做,你會喜歡的!

    女兒的身子漸漸冷卻,喬木的世界轟然倒塌,他沒有力氣去追究甦術為什麼會這麼做,更絕然不會想到,甦術,恐怖片中的小乙的角色,其實是孟小美的戀人,公司禁止辦公室戀情,兩個人才沒公開身份,那個晚上,在得知孟小美被喬木和“小甲”蹂躪後,懦弱的甦術不但沒有挺身而出,反而在兩個人的脅迫下,也加入了罪惡的行列,親手殺死了自己的戀人。

    被痛苦啃噬了10年的甦術,利用自己導演的身份,成功拍攝了這樣一部低成本的恐怖片,一切都是假的,“小甲”打給喬木的電話,甦術新婚妻子繪聲繪色的描述,“小甲”助手關于“小甲”死亡現場的講述,一切都是甦術找人安排的,可是,喬木卻上當了,他敗給了自己的心魔。

    沒辦法,出來混,早晚是要還的。

    下一個還債的,將是“小甲”。

    再下一個呢

    可能是甦術自己,也可能是任何一個內心住著魔鬼的人。
快速回復
限100 字節
 
上一個 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