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到寬版
  • 309閱讀
  • 29回復

[自創小說](更新4章9節 13/5) 2022年再燃起LFO之魂 唔知有無有緣人都有返黎IBBS [複製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0樓  發表於: 04-18
回 dwchan 的帖子
dwchan:文筆相比以前進步了很多, a*YuJ1sau  
畢竟都10多年後了 (2022-04-18 01:42)  MGOfj;fI  
c |$n0"3  
多謝 不過我之前好似無寫過小說?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1樓  發表於: 04-21
4-1: 對戰雪怪  wxk08  
$9 {sKcHfK  
BlNRA( (Tc  
& ;;/&(  
五人勇敢地踏進雷尊者發明的「空間轉移器」,來到人跡罕至的「冰火皇后島」。 \i<d [email protected]  
}d1oC`7  
整片大地白雪茫茫,周遭只有密麻麻而高大的樹,樹頂蓋上了一層厚厚的雪花被,一陣刺骨的寒風吹過,五人衣衫單薄,頓時凍得鼻酸頭痛。上一秒的溫和室溫,頓時變為零下十度的冰天雪地,像是冬天泡暖水浴一樣,總是對浴缸依依不捨。 D5x 7n3?  
星奇鼻涕快要垂到下巴,甚至結成了冰:「這個甚麼鬼地方,乞嗤!怎可能住人啊……」說話時白煙不斷從口噴出。 $('\p4RT7  
「對於傳說中的高手來說,可能是個最理想的練功環境也說不定。」小丹將雙手收縮在運動服內,貼近自己的肉身取暖。悟地也將襯衣的扭扣扣上,不過作用不大,:「我想現在最理想的辦法是兵分兩路,朝島的兩端探索。」說不定未找到師父就已經凍死異鄉。 9EB ]9D_jP  
迪雲忍耐着寒冷,在不同方向指手畫腳,指派分組工作:「對,最優先是找到棲身的地方,因為人生路不熟,最壞情況甚至要在這惡劣的環境度過一晚。我、星仔和米兒往右邊走,悟地和小丹往左邊走吧,我們一個小時後沿着雪地上的腳印回到原地報告探索的結果,再商議下一步行動,大家注意安全。」。 j S<r(z?`  
眾人點過頭,便邁步向着自己的方向前進。 u?62#3O  
dJU(Ls  
在厚實的積雪上徙步走了半小時左右,一大座雪山阻擋着去路,似是島嶼的盡頭。沿着雪山的岩牆走,小丹手指朝前,像是發現了甚麼:「前面竟然有個山洞!最壞情況有個山洞棲身總好過睡在雪地上吧。」露宿在冰天雪地的畫面在小丹腦袋中閃掠過,心裏突然感到一陣不寒而悚,似是提醒自己絕對要避免這個情況。 y9 v[(,2  
悟地點點頭,淡然道:「有道理,但我們要小心警戒,說不定洞內會有未知危險。」。 S4S y6  
兩人進入山洞,頂部滿佈着大大小小的鐘乳石,空間不算寬敞,就是畢直的一條路,步行不久便能到達末端,洞內的溫度不算高,大概是在夏季也能感到涼爽的溫度,但對比外面的冰天雪地,這裏就顯得十分暖和,縮起的肩膊也稍稍放鬆了。四周環探,石牆上的多道爪痕不難發現,從爪痕的間距和長度推斷,應該是比人類還要大型的猛獸,暖和的洞穴亦非常適合棲息,種種跡象能推斷出這裏是猛獸的巢穴吧。 fpBJ{$|<V  
悟地刻意沉下聲線:「我有不祥的預感,在有生命危險之前,我們還是速速離開吧。」 P*XK5K}^V7  
小丹亦有同樣感覺,看到爪痕那刻,洞內的氣氛就變得非常詭異。 }=_HRn&by  
正要提腳離開之際,一道沉重的腳步聲傳入洞穴,產生了回音。兩人的手腳立刻停了下來,豎起耳朵,屏息以待,站在原地默默注視着洞口,只見一道詭異的黑影慢慢步近,是頭身高六尺半的人型生物,小丹咽了一大口口水,發出一道咕嚕的聲音。 ,f|Hp]a0  
不久,那道黑影變得清晰可見,蓬鬆雜亂的啡色長毛長滿全身,只有險惡的雙目和兩根特長的尖牙露出在外。身上的毛染上了多處鮮血是來自肩上的野鹿屍體,兩人恰巧的在雪怪外出覓食時來臨到這個雪怪巢穴。 N'z4_H+g  
「吼!!!」雪怪發現到兩人侵佔了自己的巢穴,一發怒吼,放下肩上的食物,隨即奔騰而上。頃刻間,小丹全身都被名為「恐怖」的鎖煉束縛住,失去控制,雙腿顫動得比運動時的心跳還要密集,對付幪眼人時至少還是人,但眼前的是名符其實的猛獸,感到恐懼也是無可厚非。本想閃躲後逃跑的悟地見狀,逼於無奈擺出了迎擊姿態,此刻只能先硬着頭皮上了。雪怪先襲擊前方的悟地,高舉雙手,尖鋒的爪從長毛中伸出,迅速抓落,悟地向後打出一個筋斗閃避,雪怪連續的左抓右揮,不斷發出劃破空氣的呼聲,利爪勾過的軌道彷彿留下了殘影,雪怪的攻勢雖然凶悍,受中一擊看來戰況會立即逆轉吧,不過悟地將雪怪模擬成人類一般對付,這攻擊模式極其量是一位拿着利器的門外漢在胡亂揮舞,只需留神就能一一避開。攻勢落空的雪怪更加暴躁,居然張開雙臂,奮身不顧的來了一個熊抱,悟地瞬間變奏加速,伏身繞到雪怪身後,讓它抱了個空,然後一記狂虎斬狠狠劈落雪怪的背後,卻只打出了一道低沉的打擊聲,雪怪一身蓬鬆的長毛竟然卸去了手刀的大部分力量,比想像中還要棘手,只能先拉開距離再想辦法。只見小丹還是站在原地顫抖着,驚惶失色。 [email protected]w?S  
悟地義重嚴詞地勸告,目光依然注視着雪怪:「小丹!不能讓它認為我們畏懼,否則它的攻勢會更加猛烈!」 \^Jnu#iZ  
小丹連聲帶都不能控制,只能從震動間擠出一言一語:「我…知…道,不過…身體…就…是…不受控…制……」。理性上當然知道要拔腿逃跑,但心中就是冒起一股想狠狠吐槽的衝動,為何悟地的頭腦連在猛獸面前也能冷靜得來。不過多虧了他拖延了些許時間,恐懼感也漸漸適應,雙腿減卻了顫動的頻率,感覺可以走動了,心裏又是百感交集,頓時讚嘆人類潛力的偉大。 -6 d V  
QNwU~o8  
「吼!!!」雪怪一聲震撼人心的咆哮,不斷咬合利牙作出威嚇,小丹好不容易能活動的雙腿震得更加劇烈。悟地擦拭臉上的汗珠,嘴角竟然微微上揚,分析起來:「猛獸會直接撲向獵物,但經過撲擊之後發現獵物有反抗能力,基於本能上作出戒備……」當獅子在捕獵一隻斑馬,身為絕對強者的獅子就會全力追捕、進攻,因為獵物只會感到恐懼而一味逃跑,但如果遇着被迫入絕路的繁殖期又暴躁的斑馬,還是可能會遇到一反常態,被獵物反擊的時候,屆時獅子便不能如此順利,甚至捕獵與被捕獵的地位會調轉過來。 [email protected]\nM:A)  
「……換句話說,它判斷出我們具有威脅,本能地作出戒備姿態。」 j?$t2e%~  
悟地扭動身體熱身,凝重的說:「我們要趁這僵持中主動出擊。」隨即細瞇着眼晴,銳利眼神瞪向雪怪的雙眼,雙腳慢條斯理的逐漸迫近雪怪,雪怪果然忌憚着,後退了腳步。小丹心裏慶幸着有悟地作為拍檔,僅靠一個行動,局勢完全扭轉,看到雪怪的怯懦,信心慢慢蓋過了恐懼感,跟上了悟地的步伐。 GtO|Ac  
「跑!」悟地大聲發號司令,邁開雙臂的提步衝向雪怪,小丹也豁出了生命,隨即模仿。看到氣勢如虹的兩人,原本在心理戰上敗退的雪怪再疊加上一層威嚇,立即轉身逃離洞穴,悟地成功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擊退一頭猛獸。小丹雙腿不禁發軟坐落地上,悟地也鬆了一口氣,相信這股勇氣也是硬擠出來吧。 5;VT =Cr  
小丹佩服得五體投地:「悟地你好厲害,竟然面對雪怪也能如常應對。」不僅是頭腦好,運動能力好,膽量也勝於自己。
p"[0s x[  
悟地不好意思的說:「話雖如此,始終猛獸的基礎能力遠遠大於人類,我也是放手一博,如果它迎擊的話,可能還是凶多吉小。」小丹苦笑幾聲帶過去,心裏卻深信如果正面交鋒,悟地也能將它擊倒,畢竟他是那個狠狠打敗自己兩次的悟地。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2樓  發表於: 04-21
4-2: 再次突襲 i.!}U  
KgK#@2<EE  
sQvZ9)sM?  
Bn aTV/  
在另一邊箱,迪雲、星奇和米兒等人向着右方直走,沿路都是單一重複的風景,好不容易走到了懸崖邊緣,僅有一條吊橋能通往前方,吊橋似乎搖搖欲墜,甚至有部分的踏腳板已經掉落,岌岌可危,最令人戰兢的是吊橋底下竟然是一大片橙紅的熔岩漿,冰天雪地同時存在熾熱熔岩,十分詭秘奇異,完全違反自然。迪雲拾起地上的石頭,丟落無盡深淵試探一下,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同時從漣漪中冒出一縷黑煙,確實了眼前的境像不是幻象,眾人倒抽一口涼氣。 ][email protected]) #  
迪雲忽視這詭異的吊橋,平淡道:「看來吊橋就是唯一前進的道路,雖然時間尚早,但我們認為還是先回頭交換資訊吧。」,首要原因是通往前方的吊橋不穩,稍有不幸可能斷了吊橋,回不了頭。其次是未知悟地那方環境的資訊,如果主觀認為前方就是目的地,實在是太過輕率。星奇整個路程也是注意着米兒的情況,終於找到個機會講出糾結在心的問題:「米兒你臉色不太好,難道『暗黑元力』還未根治好嗎……?」。 rqj Z^^  
米兒搖搖頭,話語間像是失去了生氣:「喔…不是啊,只是有點累吧……」一位甚少運動的纖弱女子一邊抵受嚴寒,一邊在厚重的雪地上徙步走路,米兒不發一聲,將全副精神用在趕路上,只是希望盡量不要拖垮大家的進度吧。 |Qw:kpm!  
「你剛剛才恢復好,身體可能比較弱,我們就圍圈坐在那裏休息一會吧。」迪雲指着旁邊大樹較為密集的位置,至少能稍微擋住寒風。 "p"5JL!+/  
「對不起,又因為我而拖累了大家……」米兒無精打采地垂下肩膀,自從大賽那天就一直成為了負累,或許不應該踏進這個結界,太不自量力了。 U'O;Nr  
「怎麼會!」星奇一道高亢的聲音希望緩和這凝重的氛圍。 32uuB_qc  
迪雲輕輕搭上米兒的肩膀,溫柔細語:「對,我們是一個團隊,請不要介意。」 nDm}b  
「謝謝你們……」米兒一臉脹紅,戳着手指,用心感受着迪雲手掌的溫度。 R6S&5<j~PM  
&KTiYU  
突然,一股沉重的壓迫感充斥着四周,三人立即屏息了呼吸,本來溫和的氣氛蕩然無存,空間頓時壓抑得窒息。他們大概猜到將會發生的事,努力壓制住心裏的陰影,不斷向神祈求不是自己所猜忌的事情。 si'JCPN  
「大家好!我們又見面了。」惡夢再次無情的出現,完全不讓他們作足夠的心理準備。這位不速之客故意停頓了一秒,給予他們回一聲招呼,但當然知道不被歡迎的自己不回得到甚麼回應,還是算了。 t:^>Z S$t  
幪眼人自說自話:「這次時間允許我們可以慢慢玩啊~」,同時回想起當日遊戲突然中斷的不爽,一直想着有哪些點子可以將那些阻礙自己的小鬼折磨至死。例如是在少女眼前將他們暴打侍虐,又或是召喚一群蝙蝠密集式交圍他們,逐點啃咬,令他們慢慢在痛苦中死亡,還是將他們的血榨乾製成標本,心裏盤算着哪種方法是最有樂趣。 F l0aJ,Y  
「你們衝着我而來的吧,不要傷害他們。」米兒鼓起勇氣,從雪地中站起身,拍拍沾在腳上的雪,隻身走上前。星奇知道米兒的打算,立即連忙捉住她的玉手,這個未嘗試先放棄的主意自己絕對不認同。在於理性而言,他知道米兒不是自暴自棄,甚至這是對結果最好的辦法,儘管是與比自己強的迪雲二人合力,也沒有一點勝算,他根本不是同一個次元的對手。 L2^Rc Nr  
「從你身上感應不到『暗黑元力』,必定又是那位尊者幹的好事!」比提青筋暴現,咬牙切齒。原本在米兒身上發動「暗黑元力」,是為了阻礙她發動體內的潛在元力,雖然感覺到她還未習得運用元力的方法,但這時的她是一個充滿威脅的計時炸彈,必須要盡快處理。 kt`=.h^G  
星奇將怒火化為雷語:「假如你想打米兒的主意!先過我這關!」,心裏壓根沒有想過可以成功擊倒他,但在生命完全消逝之前,自己都會盡全力拖住一分一秒。 2A G'( 8  
「你這小鬼太有趣了!我越來越欣賞你。」幪眼人給予掌聲鼓勵,明明沒有實力卻對死亡毫不恐懼,從星奇身上看到了兒時自己的影子。 Ztjpy~iR@  
「我正式介紹自己,我叫比提,是血骷髏軍團的幹部。只要加入我們,我會將你潛在的實力完全發揮,甚至你任何夢想都能達成,要加入我們嗎?」比提向星奇緩緩伸出友誼之手。 L?=+S_].  
星奇斬釘截鐵的答覆:「這種害人的組織,我就算死都不會加入!」。 lL<_Z  
迪雲緩緩站起身,眼中蘊含着怒火:「為甚麼要一直追趕着我們!」,這答案迪雲已經心裏有數,從溫教練的口中已經明白他捉拿米兒的目的,但這只是拖延時間的戲碼,希望悟地和小丹會發現一些端倪而趕來,集合四人力量的勝算起碼能由零變為零點一。 pu:GqrO]  
比提上了當,裝模作樣的扮成十惡不赦的反派樣子,刻意壓沉着聲線:「當然是……」 j%$O3/  
「比提!認真一點!」一把磁性低沉的聲音從比提身後傳出,一道身影從灰煙中跨步而出,神出鬼沒。一位神秘人戴着藍紫配色的面具,紅色的異光從面罩眼部的隙縫散發出,氣勢凌人;金黃色的肩甲、拳甲、膝甲和腰帶都發出耀眼光芒,華麗氣派;雙手交疊着顯露出分明仔細的肌肉線條,銀白色的裙甲底下亦是一雙粗暴的肌肉大腿,紫色的披風隨寒風飄逸,昂首挺胸,一股絕對強者的氣息從他身上彌漫開去,與比提散發出的殺氣與別不同。 `EQD-}cC  
「邪鬼大人。」一道恭敬的語氣從比提口中道出,不再輕言的他再次散發着強烈的殺意,迪雲心中盤算的計劃被打斷了。 D|s>MXu~$r  
「要上了!」迪雲面向着星奇說,但同時也是對着膽怯的自己所說,他知道這一戰攸關生死,而且生還的機會不高。慶幸敵人不給自己胡思亂想的空檔,比提竟然在厚達幾米的積雪中如履平地,帶着連疾風都要失色的速度,殺氣騰騰的衝過來,撐出腳底的地面形成一道反方向的小型雪崩。相對於其餘三人,雖然神經反應過來,但腳掌踩上積雪時造成的凹陷,這種不實在感大大影響了活動能力,不過沒有一點的暇閒空間讚嘆敵人,疾如音速之拳已經對準星奇的腹腔,然而嚴寒令身體觸覺變得僵硬,令原本難以應付的情況雪上加霜,以最快反應舉起前臂也是慢了半拍,眼皮因為恐懼不由自主閉合上,拳頭卻竟然在剩下幾乎零距離的接觸前剎車,點到即止。 tw =+6(QDg  
比提擺出一種好整以暇的態度:「給你多一次機會,加入我們,還是『死』。」 [email protected]_^V -  
「兩樣我也不選!」星奇反手使勁撥開,天堂有路我不走,地獄無門偏進來,堅決拒絕了比提的憐憫之心,然後厲然轉身踢出一記中掃腿,卻踢個了空,比提在轉身的一瞬間已繞到兩人身後,第二擊音速手刀對準星奇的後頸。「咔裂!」一道骨頭碎裂的聲音,迪雲伸出前臂為星奇擋下了致命一擊,忍耐劇痛的粗眉緊皺起來,臉容像是生啃了黃蓮一樣,縮成一團,卻隱約擠出了一聲笑聲。「幸好趕上了……」連自己都不敢相信可以擋下快如音速的一擊,一手換一命,非常值得。不過這也代表擅長於用拳的迪雲廢了單手,已經沒有戰鬥能力,隨後只有拖後腿的份。星奇吞聲忍氣,滾出一個前空翻,將怒氣施加在腳掌上,踢出了無影腳。 Eyk8hiz'G  
「冥頑不靈!」比提一手抓住星奇的腳踝,懸殊的力量將踢擊之勢截停,星奇在半空頓時失去了衝力,後腦勺毫無防備的墮地,狼狽不堪,幸好厚厚的積雪成為了最佳的緩衝墊。星奇全力掙扎,被捉住的右腳使勁發力爭脫,但毫無效果,反而在地上的厚雪畫上了身體移動的痕跡。迪雲使用剩下的另一條手臂,蓄力揮出一記勾拳,比提亦利用空擋的左手,抓住了迪雲的手腕。手中的兩人不斷掙扎發出的呻吟,在比提耳中顯得悅耳動聽,滿足了心裏狠求虐待、折磨的慾望。比提伸出舌頭在嘴唇上滑了一周,雙手使勁將兩人連根揪起,處境堪稱絕望。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3樓  發表於: 04-21
4-3: 絕對強者 lhk=U5  
JCi.-E: m  
drWuILG  
u!Enbw[?+  
突然,「噗」的一聲阻礙了比提的興致,米兒在地上抓起一把雪放到掌心上,捏緊幾下造成雪球,描準比提的臉,使勁投出,正中紅心!被雪球砸中的比提隨即鬆開雙手,兩人尤如斷線的人偶癱倒在地。比提用手抹了一把臉上的雪,怒氣油然而生,這一砸雪球不止影響了娛樂的心情,甚至侮辱了他的自尊,帶有強烈殺意的視線狠狠地瞪在米兒上,一瞬間吸引了最大的仇恨值。從牢中獲得自由的星奇心知不妙,急中生智,掌心向上,雙手插進雪堆中,猛然掀起一層薄紗,頓時雪落紛飛,沾在比提身上的雪花冷卻了他的皮膚溫度,同時令他的怒氣火上加油,像是一群蒼蠅圍着身上飛,本應做好本份乖乖被拍死,卻不斷在耳中擾攘,既然一心求死,就成全你們。 z)C0~(  
「滅絕……」比提用手抓着幪着雙眼的紅巾,隙縫間溢出了萬丈光芒,紅色的布甚至被光穿透成鮮橙色。半秒之間,米兒奮不顧身走上前,果敢地擋在了比提與迪雲、星奇中間,下一秒就要身首異鄉,壓抑在心中的死亡恐懼吶喊而出。 \r7Md Oi  
「啊!!!!!」米兒全身拗直高亢地吶喊,雙拳用力過度握緊而顫動,兩條垂直的巨型粉紅光柱由米兒為中心猛然竄起,同一時間出現了一個美麗天使的模糊幻影,背後的雙翼抱住了天使的身軀,尤如大天使降臨在凡間一樣,隨着光柱朝左右兩邊散出,天使亦一同振翅。兩條光柱蘊含着排山倒海的威力,截斷了比提的招式,被意外打了個措手不及的比提狼狽地抱頭迎接光柱,一道久違而強烈的痛感由手臂傳到全身上下,身體麻痺得不像屬於自己的,倒在地上的兩人一臉錯愕,心中暗暗嘀咕着甚麼。 A}q/QAk  
比提失去了那種閒情逸緻,氣息紊亂的說:「這神聖力量……你果然是『大魔道使』!我今天非捉拿你不可!」因為神聖力量的效力,比提短時間內運行不到「暗黑元力」,隨即衝向米兒捏住她的頸,將她半吊在空中,米兒臉紅耳赤不斷打出雙鎚作出掙扎。 `xe )I  
「放手!!!」受到香消玉損的刺激,星奇就像彈簧一般猛然彈起身,對準手腕,緊接着一記破空腿,比提那種懸殊的力量突然失去了蹤影,竟然被普通踢擊鬆軟了手,迪雲上前及時扶住了米兒,只利用一刻時間確認米兒的安全後,一點也不敢怠慢,隨即與星奇連環合擊之下,竟然能讓比提挨了幾拳,動作似乎變得有些遲鈍。不過,迪雲和星奇彷彿站在鋼索上行走,無人知曉比提何時會恢復元力,一不小心就會失足致命,明白這個道理的兩人,才不會因為這種小勝利就得意忘形,把握機會將他暴打一輪。果然,這種優勢大概持續了半分鐘,那種熟悉的殺氣再次散發而出,比提額上的青筋條條分明綻出,忍辱負重的被蒼蠅羞辱足足三十秒之久,下一秒準備將三人的肉體連同靈魂打得永不超生。 zbY%N-g/r  
「比提夠了!讓我來!」邪鬼一直從旁觀察,此刻終於發出了聲音。 SL7U5=S  
「可是……」殺意正盛的比提突然被喝止了,一時語氣頓塞,思索了一下,退下了腳步,恢復了平常心。 T%]]V<  
接棒的邪鬼凜然步上前,以強者之姿嶄露頭角,自從「大魔道使」的神聖力量覺醒那刻,察覺到他們的勝算突破了零,卻不打算放過那零點一的可能性,決意將其狠狠捏碎。 61zy}  
「終…終於要出手了嗎?」這種氣勢在一段距離外亦令人感到有點窒息。 b1iuUc4\'  
邪鬼將雙手放在右側腰間,似是運籃球的站姿,一股赤紫色的靈氣從掌心緩緩冒出。 'h*pG(~  
「喝!」一聲洪喊,雙掌厲然打出,靈氣瞬間凝聚成一個龐大的骷髏頭,表面散發出紫色與桃色的混雜光華,骷髏頭不斷開合着下顎,咬合的牙齒似是鬼哭神號,訴說着來自地獄的痛苦,聽起來非常駭人。它似是被輔予了使命,詭異的飄浮在半空中,以外表極大落差的靈巧速度衝向三人,極為邪惡不祥。三人沉重的身體像是遭到枷鎖扣住,動彈不得,產生了懷疑周圍的空間凍結了的錯覺,只能目不轉晴的看着骷髏頭隨距離愈漸變大,舉起的手臂明顯是螳臂擋車,但還是照做了。骷髏頭迅速膨脹,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到達了極限而爆炸,「轟隆!」伴隨着驚天動地的巨響,爆炸將三人同時轟飛,重重的陷入在雪地中。全身像是被電流通過一樣,數千根針刺入皮膚每一個毛囊,持續的劇痛形成灼熱,燃燒着每一根血管與內臟,口中吐出的鮮血染紅了潔淨無暇的白雪。 7 6iBx;E  
「這…是人類能擁有的力量嗎……?」星奇與米兒瞬間暈倒過去,迪雲使力維持住意識,虛弱的道出了一句後,也陷入了暈厥。 &! 9Vx.  
P[Qv0}f{  
「誰敢在我們的地盤生事!?」一道神秘的聲音從不明地方發出。 W%%I2%R)p  
「他們是我們的客人,如果你再動他們一根頭髮,那代表向我們發出宣戰!」另一道較為高亢的聲音緊接道。比提及邪鬼似是飾演着水晶球中的主角,被人一直捧在手心中觀察着一舉一動。 Ptl"x*|  
「講到戰鬥我隨時歡迎,即管放馬過來!」比提冷哼一聲,表示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神秘聲音似乎回應着比提的狂妄,由吊橋那處突然跳出了一道龐大的白影,一隻與別不同的雪怪頃刻之間現身在兩人面前。身高超過七尺,一身雪白色的柔順長毛,險惡的雙眼發出淡淡綠光,額頭上鑲嵌了一粒閃爍的紅寶石。 t1%|Idt3^  
「吼喝!!!」白色雪怪昂首怒吼,四旁的大樹似是回應着怒吼聲而蠢蠢欲動,枯葉與積雪因搖擺而掉落。不久,無數的黑影從樹叢中跳躍而出,劃破空氣而刮出無數的嘯聲非常震撼。那道怒吼原來呼叫同伴的訊號,密密麻麻的雪怪包圍着兩人,從遠處眺望像一大個巨形的甜甜圈,頓時形成了四面楚歌的局勢,鋒芒迫人。比提舉起雙手不甘示弱,像是迎接着甚麼誕生,空氣中無中生有出一根骨頭,骨頭再延伸成一副骨架,骨架被粉紅色的畸形肉球包覆着,漸漸演變成一隻有血有肉的蝙蝠,整個演化過程只需數秒,十多隻蝙蝠隨即油然而生。儘管如此,不論大小及數量,都是雪怪那方完勝蝙蝠,但比提與邪鬼依然臉不改容,泰然自若。雙方嚴正對峙,只要其中一方有所行動,大戰即將一觸即發。 &Q U  
「今天我看在冰火兩大尊者的面子上,我們撤退!」邪鬼做出果斷的決定,沒有一點自尊心的包袱,始終猛虎不及地頭蟲,何況這裏的地頭蟲不是省油的燈,甚至稱得上地頭「龍」,兩敗俱傷的結果不是。 d;}Kw\ \  
「不過,時辰未到,終有日還。」邪鬼淡淡的留下這句話,代表他們不會放棄,相信下一次會帶來更全面的攻略。 27J*2[4  
「小朋友,你們真是天下間最幸運的人,竟能逃過兩次劫難,不過沒有實力的人,僅靠幸運終究保不了性命,好自為知!」。比提手臂橫揮,受指揮的蝙蝠以兩人為中心,迅速拍翼飛翔,頓時形成一個小型雪龍捲,隨雪花飄落而消失了身影。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4樓  發表於: 04-21
4-4: 白色雪怪 ;;x~h?e  
R$w#H4W7  
L9c/{uxeX  
u)%lD5}lP0  
一會兒,三人漸漸恢復意識,眼前的是悟地和小丹。 Vf5Z_?>O:Y  
「你們的傷勢是甚麼回事?」小丹擔心得七上八落,這是三人包括迪雲隊長在內都擊倒的對手。 $HCy .8  
迪雲一臉痛惜之色,低啞的說:「我們遇上了上次襲擊的人……」。 h$e0g/  
「甚麼!?真的是那個幪眼人嗎?」小丹雙眼瞪得快要掉出來,不過驚訝表情一瞬即逝,因為他是在腦中數個可能性當中最大的了,多多少少預測得到。 > @.OV&dS  
「不僅如此,這次還多了個『面具男』邪鬼,他的實力比幪眼人還要高強,只用一招就同時將我們三個打昏……」星奇像是認為小丹的表情不夠驚訝,為他額外加添一層驚喜包裝。 c$L4wu1d  
悟地拋出了圍繞腦中的不解謎團:「那你們是怎樣生還的?」 n$j`]e  
三人面面相覷,互相溝通之下,本來還以為是悟地與小丹解救了他們,因為在失去意識之前沒有發現有其他人現身。是僥倖嗎?是同情嗎?還是居住在這島上的兩位尊者解救呢?此刻沒法確定答案,但唯一肯定的是要加緊督促自己要快點修練有成,不能再怠慢下去,否則下次真的要納命來。各人互相交換了收獲的資訊後,確認了前路,他們深深吸了一口氣,眼神炯炯有神,毫無一點迷茫,反而成為了燃油,繼續踏上修練之路。 /Yg_nF1  
`);GHU  
眾人望向前面似是搖搖晃晃的吊橋,吊橋僅用木板踏腳和兩條繃緊的麻繩吊起,約五十米的長度,不算上長,但以危險性來說也不說短。大家商量了一些對策,首先每次僅是一人通過,因為吊橋的承受程度是未知數;其次是用碎步,每踏出下一步時先測試好踏板是否牢固再慢慢轉換重心腳;最後是若果稍有不幸吊橋墜落,立即已最高速度跑向對面,加上飛撲,盡量增加求生機率。話雖如此,但人類總是難以按耐住心裏的恐懼,總會幻想自己墜落的那一剎那,總會在想萬一有個閃失的話必死無疑等等。迪雲身為隊長,自薦為領頭企鵝。心情尤如走上刑場,在橋前深呼吸了數次,鼓起勇氣,小心翼翼的踏出第一步,幾乎沒有發出半點聲響,旁觀的隊員看得渾身冷汗,心臟像被緊緊捏住般喘不過氣。克服了對未知的恐懼,踏板還是比想像中還牢固,挪動着碎步也不用三分鐘就到達對面,過程感覺非常奇妙,上半身凍得遲鈍僵硬,下半身又因為熔岩發出的熱氣而暖和舒服,不過始終驚恐萬分,走完那刻心臟還在不斷咚咚地跳。相信經過今次經驗,以後都不會再怕所有主題樂園中附設安全帶的機動遊戲。不經不覺全數都通過了,只是小丹那一次衝破心理關口有點久,過程尖叫有點吵就是了,反之身為女生的米兒顯得充滿男子氣概,一直勇往直前。星奇當然把握機會,喋喋不休的揶揄小丹,「你不如叫『小膽』吧!」、「你是娘娘腔嗎?」、「連米兒都大膽過你!」等等,小丹暗嘆着這件事絕對會成為不能磨滅的黑歷史。 )voy/x  
!KI;j&  
通過吊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富麗堂皇的中世紀城堡浮現眼前。如此格格不入的建築物,在通過吊橋之前似乎沒有出現,不過在這座詭秘的冰火島上,他們已經見慣不怪,腦內推算大概是幻象做成的障礙之類吧。這座城堡很大機會就是兩大尊者的居住之地,確實氣派不凡。走到高身的圓拱大門,大門像是擁有自我意識般緩緩掩開,一團白霧從門隙中滲透而出,一股寒氣竄出像是打開了冰櫃一樣。大門後是一條極為寬敞的藍白寒冰走廊,走廊彌漫着由冰面散發的一場白霧,以貼切的說法形容這個環境就是一個超大型的溜冰場,可是冰面上豎立着數根意義不明的擎天冰柱,冰面成為了一塊大鏡子反射出樓頂的影像,是一部部整齊排列的巨大抽風扇以及雜亂無章的喉管。他們都被城堡的外層欺騙了,內部結構完全不能稱得上冠冕堂皇,甚至令人懷疑這裡是否居住的地方,或許只是玄關吧? 5fh]0=Ufg  
小丹泄出一聲驚訝:「哇!!!」。城堡內雖然莫名其妙,卻未至於驚訝得大叫出聲。不過眾人卻理解小丹的行為,因為眼前一隻凶悍駭人的白色雪怪直立在溜冰場的中央位置。 0} o>G2  
走在前方的迪雲詫異提問:「這隻雪怪就是你們在洞穴中遇到的那隻嗎?」 "sa=,O   
悟地斬釘截鐵的說:「不,這隻體型更大,似乎更強。」,小丹在旁點頭贊同。前面的大雪怪體型足足大了一個碼,覆蓋全身的白色長毛似乎頻常打理,輕柔順滑,與山洞雪怪的雜亂蓬鬆大相逕庭。 vP X=liZs  
雪怪似乎擁有人類智慧,提起右臂,伸出的利爪在掌心又收又放,做出「放馬過來!」的挑釁動作。可是在溜冰場豈能如此輕鬆地行動,他們都像是企鵝一般,笨拙的踏着碎步前行。心急的星奇腳似是不聽使喚,愈想靠前便愈容易失去重心,身子前後搖擺嘗試奪回平衡,卻往後一仰,四腳朝天,屁股貼住冰面凍得失去感覺,現在除下褲子看的話鐵定是紅通通吧,想伸手扶持的米兒卻自身難保,在冰地上成為滾地葫蘆。迪雲、悟地和小丹的協調性相對出眾,很快便掌握了在冰面上移動的秘訣。 >ImXGKPPx  
悟地回首向落後的米兒與星奇說:「注意身體重心,上半身半曲着會更容易前進,不能太急於求成!」看到星奇的窩囊相,小丹即時意氣風發,誓要挽回今天的聲譽,動作似是一流溜冰手,在冰面上滑翔飛馳,預定距離準備踢腿,誰不知大雪怪只用一個細小幅度的縮肩就閃躲了凌厲的踢擊,小丹收掣不及,像是一隻脫韁的野馬,叫出「哇哇」聲隨着距離遠去而漸漸淡沒。迪雲和悟地與雪怪保持着一段距離,雙方僵持了一陣,大雪怪突然伏身起跑,肚腹快要貼近冰面,腳掌的勾爪能輕易抓緊冰面,而肉球又能緩衝避震,它在冰地上如履平地。不需數秒已是交手的距離,大雪怪挺起胸膛,伸出利爪氣勢凌厲的亂抓一通,畫出無數殘影,迪雲抓着左手邊的冰柱,似是跳動着鋼管舞般轉了一個圓;而悟地連同雙手,使用四肢撐着冰面向後彈跳,動作靈活又穩重。畫完一個圓的迪雲借助旋轉之勢一記重拳打向大雪怪的後腦勺,雖然長毛卸去了部分力量,但大雪怪泄出的呻吟聲證明這拳給予了不小的痛楚。小丹亦重新抓住韁繩在後場飛馳回來,借助了冰面的特性,一記騰衝的下掃腿頓時踢得大雪怪失去了平衡,小丹對悟地回眸一笑,精神煥發,相比起洞穴中的表現進步神速。緊接下一擊的悟地在稍遠的距離前後腳踏穩重心,半曲着身子,左腳猛然撐出冰面使得身體騰空飛翔,右膝劃破白霧而發出呼呼聲,直衝向它的胸膛位置。失去重心的大雪怪單腳使勁抓緊冰面,舉起雙手擋住,可是虎翔霸的飛撲之勢使它後退了幾分,抓緊冰面的腳爪因後退而發出刺耳的頻率。大雪怪在緩衝的情況下回復好站姿,洪吼一聲甩動頭部,特長的尖牙不是裝飾,化為利刃橫向劃出。在空中的悟地身體盡量向後抑,但兩者的距離還是觸手可及,皮膚如紙張般輕易切割,利牙狠狠的在悟地的腹腔位置留下兩條傷痕,血跡緩緩在傷痕間滲出,染紅了他的白色汗衫。迪雲與小丹不敢怠慢,趁着大雪怪的硬直時間,在它背後同時打出了絕招,兩人的同步率極高,密集的拳擊腳踢媲美燃點後的炮竹。可是冰面的抓及力不足,百烈拳和百烈腳僅能發揮出日常的一半威力,加上大雪怪的長毛發揮了絕群的防禦效果,配合上場地環境簡直是固若金湯。米兒和星奇在後場摔了幾跤,終於拿捏到感覺,也走到了前場。技癢難熬的星奇急不及待踢出了一記破空腿,米兒亦厲然向前踢出了膝撞,大雪怪利用一對前臂剛好擋下兩邊攻勢。可是破空腿的攻勢未完,星奇在半空中奮力轉身,繞過手臂對準下巴踢出第二記彈腿,同一時間米兒亦收回左膝,換轉雙腿重心,左腳使勁撐出冰面,彈出右腳向高空踢出一記昇腿,連貫的腿擊動作似是鳳凰飛舞般優雅奪目,大雪怪的下顎位置的毛髮相對稀疏,兩人給予了確切的傷害,挽回了開場的失勢。 O :Kc k|u  
「攻勢不要停!」退場的悟地打算乘勝追擊,忍着傷痛也衝上前,其餘四人亦回應了指示,星奇與米兒在前,小丹與迪雲在後,五人包圍着大雪怪,準備打出下一輪攻勢,發揮「蟻多擾死象」的威力。承受了不少痛楚的大雪怪怒吼一聲,於極近距離被震撼耳膜的五人不由衷的用手閉封耳朵,大雪怪張開大口深深吸入一口空氣,吸力大如抽風機般能看見白霧頻頻被吸走,額頭上的紅寶石閃爍了光芒,鼓起兩腮的空氣隨即向着下方,在原地一口氣地噴出猛風,蘊含鋒利刺骨的寒意迅速散開,四周飄揚着淋琅滿目的雪花,眾人能感受氣溫一瞬間劇烈急降,乾燥刺痛的皮膚麻痺僵硬,凍傷了。他們都心知不妙,大雪怪的雪霧攻擊是意料之外,竟然能給予範圍凍傷效果,實力果然凌駕於洞穴的啡毛雪怪,完全逆轉了局勢。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5樓  發表於: 04-21
4-5: 冰火兩尊 l<<6,v  
4U-1;  
o.EKiEaHT9  
「卡比!回來吧!」一道神秘的聲音從後方傳出,兩個身影現身於眼前。雪怪發出低沉的震動聲似是回應着主人,回到那人身邊。 x+L \tHdH  
星奇揮甩麻痺的身體,吸啜着鼻水說:「這頭雪怪原來是有主人的……」 TPK`;~-Ed  
其中橙紅色頭髮的男人對大雪怪感到驕傲:「對,他是我們的寵物『卡比』,亦是這座島上的雪怪首領。」他踮起腳尖,舉高手輕撫着大雪怪的下巴,險惡的眼神也瞬間柔化了。 n=(>-8L$*  
「難怪像是擁有智慧一樣,原來是受過訓練……」悟地食指與姆指撐着下巴微笑着,像得到了答案一樣,臉上浮現滿足之色。 bpH`yT:z  
迪雲跨步踏前,深深低下頭,恭敬道:「請問兩位是否就是尊者本人?我們是受霍雷先生介紹,希望訓練成為元鬥士而來的。」 H7xOU\0  
另外那個男人冷酷的點點頭:「我是冰尊者—菲沙」。一頭藍色短平頭髮,青藍色的瞳孔像是湖水般清晰透徹,紫色背心作為內衣,外加一件與髮色相近的背心風衣,末端印刷着冰山的圖案,露出整條健壯有力的手臂,故位於三頭肌上的神秘紋身亦清楚可見,像是隱約發出淡藍光芒。雙手戴着四方外型的青銅手觸,手觸表面滿佈刮痕,四方的角也磨得圓了,似乎經過了千錘百鍊。 #9i."[D  
橙紅色頭髮的用食指擦擦鼻子,得意地緊接着說:「火尊者—菲雲是也!」。將所有頭髮向後梳,並用髮臘固定着髮型,注重外表的性格一目了然。罕見的赤色瞳孔炯炯有神,狂妄不羈。雙手穿戴着印有火焰圖案的黑色無指手套,身上搭配一件紅色夾克大衣,配合末端的烈焰圖案像是火焰般搖曳。 SC=kk?AXm  
「我們兩兄弟就是鼎鼎大名的冰火兩尊!」菲雲雙手筆直的斜上天空,做出誇張的變身動作,但哥哥的菲沙毫不配合,令菲雲頓時一臉無趣。眾人不約異同的深深點頭展示敬意,迪雲那邊也簡略的自我介紹了一輪。 r7{!cNS  
菲雲以高亢的聲線讚賞眾人的表現:「既然你們能在這場地與『卡比』交手,算是天姿不錯,霍雷那傢伙真是可靠。」 EOFPE|Y)  
菲沙以天差地別的平淡語氣回應:「雷尊者做事一向謹慎。」菲沙說話的語氣與霍雷有點相似的感覺,但唯一分別是菲沙在語調上有些微的抑揚頓挫,準確來說霍雷語氣比較平鋪直敍,讓人覺得是閱讀劇本一樣;而菲沙的說話方式簡單直接,讓人覺得冷酷得難以接近。 |SV'2@  
星奇雙拳在胸前碰擊了幾次,鬥志旺盛:「師父!我們隨時準備好艱苦的訓練!」。 {}Y Kq (W  
菲沙卻冷淡地只留下一句:「跟我們來」,話未完便轉身走去。答覆與星奇的預想中似乎有點出入,原本希望師父能以「非常好!我的徒弟!」類似這樣的熱血對答着,現在像是被潑了一盤冷水,頓時變得自己就像瘋子一樣自我膨脹,唯有冷笑幾聲化解尷尬。所有人也跟着菲沙的帶領,走上了一條螺旋型的樓梯。小丹與星奇故意走在後方,手掩着嘴,壓低聲線喃喃着八卦事,冰尊者看來似乎不太理會別人感受,火尊者則是自大無比,雷尊者又是機器狂粉,那麼身為風尊者的溫教練又有甚麼不可告人的怪咖性格嗎? ''RV CzF  
走到了樓頂,天色已經變得昏暗,沒有光污染的夜空是奪目迷人,大大小小的繁星似是鑽石般隱約發出閃爍光芒,點綴着一望無際的幽暗,甚至搶了彎月的風頭,喧賓奪主,眾人不禁被一幅天然的稀世名畫吸引了眼球。沿着城牆的塔樓,在一定間距之間擺放着金色的火盤,點燃了的火光像是要衝上夜空,努力驅散這個空間的所有黑暗。 V;4%hQ8n  
菲沙淡然道:「要呼喚體內潛藏的元力,便得要令自身的靈魂接觸大自然的力量。元力其實早於十三世紀,已經有考古學家發現部分遠古遺跡,發掘出大量原始人用作紀錄的石雕,其中紀錄了人類的始祖曾經擁有過非凡的力量。古代文獻中甚至有提及原始人有一拳擊斃一頭暴龍的實力……」 _zQ-cMPcK_  
「哇…好厲害啊!」眾人漏出了驚訝聲,不禁代入了始祖的環境,完全無法想像若果能親眼看見那股威力帶來的震撼。 'biQ|K[P  
菲沙接着說:「人類的始祖便是靠這種超級力量,在當時地球惡劣的環境下生存。考古學家稱這種力量為『始祖力量』,其實就是我們所稱的『元力』。」 N]-&S\-J  
悟地提起了疑問:「那為甚麼元力失傳了?」 u+m0|*D{  
「在始祖的時代,無論煮食、工具、捕獵都要依靠大自然,所以他們與大自然很親近。可是遷移到現代,基卡科技進步、環境大幅度發展的情況下,退離大自然的生活模式變得疏遠,愈來愈難以激發體內的元力,導致元力的悟性迅速退化。」 AJ9Vay  
米兒臉有惆悵之色:「那我們是否也很難再學習元力?」這問題在心裏其實知道答案,有點明知故問的感覺,但也想親耳聽到專業的意見。 a :9]T  
菲沙卻不厭其煩地解答:「差不多。遺傳學家發現其實元力的基因一直有留傳到現代人的體內,你們要先跟這個時代的大自然重新建立關係,便能運用元力,只是難度比始祖時代難得要多。」,然後緊接着說,像是不給予他們發問的空間:「在此之前,我要先測試大家的實力,你們五個一起上。」。五人面面相覷,儘管五個打一個擁有人數上的優勢,但對手是四大尊者之一的冰尊者,實力必定與比提和邪鬼相符,沒有信心的表情掛在臉容上,周圍的空氣都凝固了。 YYv$I|>B  
菲雲以高亢的聲線說話,希望打破冷僵的情緒,鼓動士氣:「不用擔心,哥當然不會使用全力的。」,菲沙微微點頭,五人放鬆了少許,但緊張感依然佔據了整個腦海。菲雲退後幾步讓出空間。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6樓  發表於: 04-21
4-6: 對戰冰尊者(上) _n8![G rS  
9{k[oK  
:.,Oy[  
菲沙平淡道:「你們隨時可以開始。」 +n$: ER bx  
悟地低聲喃喃着戰術,眾人齊聲互相打氣後,由小丹和星奇首發其衝,小丹稍微快了一些進入交手距離,先來數擊輕刺腳試探對方的防守習慣,菲沙以最少幅度閃躲着攻擊。星奇從後趕上連忙合擊進攻,可是菲沙同時對付兩人也毫不慌亂,在閃躲間若有必要時利用手腕上的青銅手觸靈巧地防禦攻擊。從後方觀摩着的迪雲嘆為觀止,每一個動作、步法也是非常謹慎,並精準判斷出以身體最少幅度來閃躲或防禦,可以節省不必要的體力並獲得最佳的反擊時機,不過菲沙保持着防守的姿態一直沒有反擊。如果兩個人夾擊無效,那三個人又如何!迪雲厲然衝上前,心裏興奮澎湃,期待着高手會以甚麼方式拆解。菲沙在防守住拳腳同時,從視野中捕捉到迪雲支援的舉動,手臂隨即使勁橫揮,擊退了兩人。菲沙握緊拳頭,手臂上的神秘紋身頓時發出異樣光芒,光芒由手臂延伸至全身表面,一道淡藍色光芒在身軀表面流轉,曇花一現,手中換來的是一把冰鋒之劍。無數根幼細尖銳的冰鋒集於劍身,甚至連同手柄也是以冰製成的,劍身與手柄一體化,散發着薄薄的寒氣。三人調整距離,嘗試同時進擊,可是搭配了武器後的菲沙佔了距離優勢,以適當的距離招架着,避免了被同時夾擊的情況。 !&eTcFc,I  
「我來突破他的劍!」迪雲一聲洪號,隨即打出了連環直拳,百裂拳猛烈的攻勢迫使菲沙的劍騰不出空檔。小丹抓緊機會,迅速從中切入,配合上百裂拳,描準菲沙空手的那邊踢出百裂腳,電光火石之間留意到菲沙的瞳孔在自己與隊長之間遊移,利用青銅手觸得心應手地抵擋住了連貫的踢擊,兩記絕招打出密集的攻勢,宛如雷暴下的雨水,發出鏗鏘的碰撞聲音。 cf~H@[email protected]  
「還有我!!!」星奇精神抖擻,準備凌厲轉身,對準咽喉踢出一記破空腿,進攻的兩人不乏默契地緩緩讓開正中央的位置,卻只見菲沙的距離忽然拉遠,竟然是無預兆的往後跳躍!「別想逃!」星奇以靈敏的反射神經,立即以碎步來調整收束招式的動作,再緊追着菲沙的腳步。嗯?下一秒,心裏感到莫名其妙,視野突然向上飄移,頭迅速往後抑,是滑倒嗎?在電光火石間判斷出腳底的觸感,是冰!由於視線全神注視着菲沙,便忽視了從腳底下冒起的冰面,六處薄薄的冰面沿着菲沙後跳的軌跡冒出,形成一條冰川寒流,全力衝刺的星奇一個意料不及,頓時滑得四腳朝天,完全被擺了一道,幸好身旁的迪雲與小丹連忙扶着身體,否則鐵定踤到頭破血流。菲沙在落地之際,老虎在樹後可算是忍耐多時,眼前的獵物終於露出了破綻,悟地神出鬼沒地放出一支冰箭從後偷襲,心裏同時計算着菲沙著地的距離。「得手了!」,一記狂虎斬如斷頭台般猛然劈落。「乒」的一聲清脆聲音響出,儘管悟地位於菲沙的視野肓點,菲沙亦似是感知到自己的存在,冰鋒之劍在手刀劈落之前,繞過頸側從背後準確的擋下。悟地臉上露出失望之色,不過表情一瞬即逝,再次咬緊牙關,靈巧地倒掛着身體成為軸心,以兩手作為支撐點,流暢的踢出了一字馬,配合上旋轉頓時變成轉動的車輪,可是菲沙步法輕盈的後退着,始終保持着距離。悟地眼神的光芒還未消退,米兒一直跟隨着悟地的步伐,隨著鬼車腿的力度減弱,米兒迅速從側旁切入,使出唯一的絕招鳳舞腿,一記膝撞接連着上段踢腿,卻被菲沙輕鬆以空手擋下。雖然力度欠奉,但用來接駁下一輪攻勢,絕對足夠了!在彈指之間,小丹和星仔分別從左邊與右邊閃出,鬥志昂揚的臉容,從眼神中說明了這一切只是個開端!先是小丹、星仔,然後迪雲,再到悟地,最後由米兒成為橋樑再回到小丹,而此類推。這一招名為「波狀攻勢」的戰術必須擁有良好默契,熟識隊員之間的絕招、能力,準確判斷出下一招的時機,務求做到無縫接軌的效果,才能造出源源不絕的攻勢。儘管是高手的體力也有極限,集結五人之力,直至他防守崩潰之前,攻勢都不會停下。菲沙很快便察覺到端倪,小丹與星奇的踢擊已在眼前,可是臉色依然冷靜,迅速後退的同時向下斜方揮動手中的冰鋒之劍,劍身冒出的寒氣聚合成一道幼細彎曲的月牙,擊中了兩人的重心腳,兩人隨即停下腳步,不!是「被」停住了腳步。帶着前衝的慣性忽然停下,兩人差點失去重心而仆倒,但成功跨出弓步來站穩姿勢。回首一看,發現被停住的腳面竟然凝結了一層薄薄的冰霜,並接連住地面。兩人使勁提腿,薄冰隨即發出嘎嚓的斷裂聲音,輕鬆掙脫而出。菲沙從容的臉孔似是等待着兩人的視線,然後猛然向地面打出一記單拳,頃刻之間,三根冰霜從前方的地面竄出,每根冰霜由寬厚的底部收窄至尖銳的頂端,似是不規則形狀的巨型冰錐,三根冰霜拼湊成一道高不可攀的冰牆。前方的兩人嚇得目瞪口呆,戰意瞬間直墮谷底,停下了攻勢,從後方看得目不轉晴的悟地心裏佩服得五體投地,正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HT$'YClhE)  
SCFsm\jI  
sKhwed A  
vNs k7MA q  
星奇心裏充滿不憤,怎能夠在自己的部分斷了攻勢,原諒不了自己,迅速從左側繞過了冰霜。視野來到冰霜的後方,捕捉到菲沙的身影,心裏頓時鬆了一口氣,不是佛覺大師的逆天速度來甚麼瞬間轉移,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是另一個威脅接踵而來,一股由寒氣凝聚而成的冷凍波以不快不慢的速度飄來,菲沙打出的時機剛好就在星奇現身的一剎那間,猝不及防,一時難以閃避,唯獨雙手一直處於警覺狀態,雙手立即抱頭擋下。冷凍波似是融化了一樣,一股冷流緩緩包覆着星奇的雙臂,瞬間凝結成冰,將手臂緊緊鎖住了。菲沙在星奇面前利落地轉身,向後方打擊地面,又竄出了三根冰霜,原來是悟地由冰霜的右側打算包抄,可是冰牆再次成為障礙,封住了來路。眼看着露出背後破綻的星奇深深不憤,對方是確切知道自己沒有防守價值,才判斷露出破綻也毫不相干,心裏浮現出想與之抗衡的想法,想不管一切衝上前給他一個意外,理性卻喝止住自己,沒了雙手的自己又能做些甚麼?反倒風險更大,此刻不能再魯莽行動。星奇咽下一口口水恢復冷靜,隨即將手臂不斷來回地砸落地上,凝結的冰塊比預想還要堅硬,每一次碰撞只飛出幾顆冰碎。不久後,迪雲隻身而來,指揮了小丹跟隨悟地從右側進攻,這半分鐘從前線退下,星奇如同受苦。迪雲輔助將結冰的手臂放在地面上,情況宛如胸口碎大石,全力一拳轟落冰塊,冰塊隨着裂痕延伸,一分為二。手臂掙脫後,星奇立刻揮甩着凍傷造成的麻痺感覺,但眼見迪雲也在用力揮甩手掌,拳峰變得赤紅,一臉痛苦。 sS^myWT  
「謝謝…」星奇低聲道謝,言行間透露出羞愧之意,拖跨了團隊的步伐。迪雲用力拍了一下星奇的後肩,不發一言,頭也不回地走了。 ~s(hp;z~  
「可惡!真帥氣!」然後跟隨着迪雲的步伐走去。 q|]? $H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7樓  發表於: 04-21
4-7: 對戰冰尊者(下) u4WaeENy  
3dP_o`  
在退下前線的期間,整個場地不經不覺佈滿了十多根冰霜屏障,凸起的冰霜半折射出周邊的影像,甚至變成一個鏡迷宮。菲沙的身影忽然飄左,忽然飄右,鏡內無數個折射的身影令人一時眼花繚亂,暈頭轉向。最棘手的是捕捉不到敵人的蹤影,我方在明他在暗,難防冷箭。場地飄散着純潔的雪花,空氣中的水分跟著發出啪嘰啪嘰的凍結聲音,光是處在冰霜的周圍就會受到低溫的各種影響,身體變得僵硬、遲鈍。菲沙這個舉動一舉三得,既可隱身又可偷襲,同時環境附帶着影響。先不論實力上的懸殊,連同戰術運用上也是壓倒性的厲害。 i ?{\  
悟地代替迪雲給予行動方針:「我們先背貼背站着,一邊警戒偷襲!」。 zg"v<#.B  
「不!我們可以反倒利用這個場地……」趕回到前場的迪雲指揮若定,低聲喃喃着甚麼,似是修正了作戰方針。除了星奇以外的四人背貼着背,一眼關七。 p6tLJbQ]F  
「一味防守不適合我!」唯獨星奇脫離隊形,一臉不悅的狠狠發洩在冰霜上,將冰霜幻想成仇人般暴打,怒氣將拳峰傳來的痛楚完全掩蓋,直至冰霜出現裂痕,發出嘎嚓的碎裂聲音,然後遭到粉碎。星奇滿意的大笑一聲,回復了朝氣,朝着另一根冰霜打去。 o<8F?PF  
「星仔住手!你這樣只會傷害自己!」米兒語氣激動的勸阻,希望能喚醒這頭對着紅布肓目衝刺的野牛,可是似乎是對牛彈琴。星奇粉碎了左邊一根,又粉碎了右邊一根,隔了一會,似乎用盡了氣力,喘吁吁地垂下雙拳,怒氣也早已磨滅,擦損的鮮血從拳峰流落到指骨滴答滴答的下,可是一直靜觀其變的菲沙始終沒有現身。 p0}1Z+`f  
「是這裏了!」迪雲忽然發號施令,全員以全速分散開去,從四方八面繞向同一個冰霜的後方。果然!菲沙的身影就在這裏,菲沙頓時醒悟,冷酷的他竟然微微揚起嘴角。星奇表面上自暴自棄的胡鬧做法,實質是一個多重陷阱,相對於謹慎戒備的四人與從隊伍落單的星奇,無需思考也會選擇攻擊後者,如果引出菲沙現身襲擊星奇,一直演戲的星奇會毅然反抗,打出一個措手不及,而從旁觀察四人亦會立即封鎖住可能的逃走路線。然而考慮到菲沙的個性,亦有一定機會可能以不變應萬變,就是現在的情況。被粉碎的冰霜似是不帶規律,但其實蘊含着意義,在粉碎的同時縮減着潛藏的可能性,或許途中會剛好碰上菲沙的位置而被反擊,但表面演戲實質戒備着的星奇也能稍微應對,其餘四人亦照原定計劃封鎖住菲沙的去路。可是,這個佈局說不上完美,主要是犧牲了星奇的體力甚至不惜受傷僅僅為了尋找敵人,這個兌換是否值得有很大商榷的餘地。不過,他們深知如果只是守株待兔,在迷宮中一邊警戒防守着,看似比較安全,但同時會消耗龐大的精神力,而且一直處於被動局勢,長時間困在對敵人有利的迷宮之中,很容易被牽住鼻子走,最終慢慢地走入死胡同。總結而言,這是主動尋找一線生機和慢慢步入死亡的抉擇,然而眾人選擇了前者! Rdc: G  
全總動員火力全開,披荊斬棘才獲得的機會,不能再讓它輕易溜走! 4}J^fGc  
<V^M[K=A  
「測試完結。」菲沙淡淡留下一句,向熱血高漲的五人撥了一盤冷水。五人頓時無所釋從,他們太過投入,忘記了這場交戰原本只是測試實力的一環。 jQf>UpZ  
漸漸放鬆緊繃的情緒,悟地讚賞迪雲的臨場提案:「若果不是你的提議,我們可能不能這麼順利。」顯然發揮軍師一職的悟地也認為這是下策之中的上上策。 Uy$%bkrS  
「不……其實這個戰術是星仔提出的。」迪雲尷尬一笑,然後望向星奇。 ^D#,KzY*  
眾人一臉錯愕,平時只管橫衝直撞的星奇竟然有戰術考量,完全出乎意料。小丹用膝肘輕輕碰撞星奇的手臂,露出令人尋味的奸詐笑容,成為焦點的星奇頓時不知所惜,支支吾吾,拖累團隊的內疚感更大吧,所以才希望能犧牲自己作為彌補。 e)cFtM+  
在旁的菲雲打出拍掌聲,吸引眾人的注意力,以響亮的叫聲召集:「好了好了!閒話待會慢慢再談,現在先集合吧!」眾人迅速一列排開,斂容屏氣。 T:4kkf86  
菲沙詳細的說出交戰後的評價:「整體來說,迪雲和悟地在各能力方面都比較優秀,迪雲基本功穩定紥實,優秀的領導能力;悟地則是頭腦戰術運用方面較佳,實力不俗;星仔體能優秀,不過衝動魯莽;米兒太過柔弱,缺乏戰鬥經驗;小丹的速度稍優,但僅此而已……」評語一針見血,毫不留情。然後停頓了一下,繼續說:「現在分配兩組人進行修練,迪雲和悟地跟火尊者修練,而我便指導其餘三位……」。 6yoK,6M+  
聽完冰尊者的話語,眾人都點頭理解。雖然米兒和小丹一時委靡不振,但唯獨一人的反應極大,勃然色變,話語似乎觸動到心中的底線。那人將一直積怒在心的情緒像是火山爆發般湧出來,隨即抓起菲沙的領口,粗魯的前後搖動,咬牙切齒的說:「哥!為何每次都將比較容易指導的徒弟都讓給我,難道你認為我實力不足嗎!?」猝然大怒的竟然是火尊者菲雲…… ?ls0eK8 6  
「我沒有這個意思。」被搖擺着身體的菲沙依然面不改容。 m4|}<`4?^#  
菲雲鬆開了手,別個頭去不屑的說:「可惜你的行為已經出賣了你!」思索了一會,繼續自說自話:「今次由我負責這三個孩子,我們兩個月後讓徒弟進行比試,我敢打賭這三個孩子屆時絕對不會比你的兩個遜色!」。 DyHhFQ ;j  
菲沙平淡回答:「隨便你。」五人被擺了上枱,忽然變成了師父傳授功力的籌碼,一時左右為難。菲雲的情緒自由不羈,上一秒仍然怒氣沖沖,下一秒突然鬥志高昂,那雙赤色瞳孔像是燃燒着火光:「好!三隻猴子快跟我來,把握時間!」 Ml?zPGtJ  
星奇雙手抱着後腦,瞇起雙眼,擺出不可一世的模樣:「嘿嘿,你懂得選我做徒弟證明你有眼光!放心我一定不會令你失望!」 Dr+MHvBV  
「這個當然啦!哈哈!」菲雲鼻孔間使勁噴出白霧,驕傲的抬起頭顱,然後邁步走去,又停下了腳步,回頭向菲沙做了個俏皮鬼臉:「我不會輸給你的!」;跟隨在後的星奇,同樣對着迪雲和悟地做了個鬼臉:「我不會輸給你們的!」。兩人彷彿才是真正的親兄弟一樣,狂妄自大的性格,甚至是走路時大搖大擺的姿態也是大同小異。米兒與小丹向迪雲點過頭道別後,亦急步跟上菲雲的步伐。迪雲溫柔的微笑道:「好吧!努力加油啊!」 C Xvx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8樓  發表於: 05-02
4-8: 三十隻冬冬鼠 K^B%\|  
(3pFNJt  
[email protected]= &G  
時間推移到下一天的清晨。 "s :qYU|*  
「先閉上眼,然後將全身放鬆。」菲沙輕柔的說,吸了一口氣再接着說:「放慢呼吸,留心周邊的動靜,跟隨環境的節奏。」 8VF Q-y  
嗄……呼……嗄……呼……迪雲與悟地盤腿坐在雪地上,閉起眼簾,一呼,一吸,嘗試感受大自然的連繫。等了一會,然後搖頭擺腦,甚麼也感受不到,除了寒冷。 7]/Y/\'m  
菲沙淡然道:「這很正常,元力並非一時三刻能習得的,但以你們的姿質持之以恆,我推算一個月內便能掌握到當中竅門。」兩人輕輕點頭,然後繼續屢敗屢試。 uX/K+\  
w<l-x7H#@  
菲雲的那一邊箱。 rv>u;o  
「哇!好可愛啊!」米兒在撫摸着一隻雪球形狀的可愛生物。本體似是一顆白裏透藍的雪球,掛着可愛的臉容,體型略微小於足球,原本人類的頭髮位置延伸着彷似天使的羽翼,僅有幼小的雙手和扁長的腳掌,卻沒有頸部與下半身。從掌心間傳來微暖的溫度,軟綿綿的舒服觸感似是史萊姆一樣,輕輕捏著甚至能舒緩壓抑的情緒,令人欲罷不能。 8\syO1=1X  
菲雲雙手撐在腰間,豪氣道:「它名叫『冬冬鼠』,是棲息在冰火皇后島的動物之一啊。」 mcike;gyt8  
「哈哈!我生平最愛小動物!」星奇半跪在地,伸出手打算撫摸着它,心裏當然是衝着米兒的目的而投其所好。怎料冬冬鼠瞬間變臉,櫻桃小嘴隨即化成尖牙咧嘴,嘴巴無限度地張開,程度足足佔據了整個頭部的高度,從正面望上去就只剩下兩排尖牙和深紅色的口腔,人見人愛的可愛小動物頓時變成非常駭人的異型生物,產生極大反差。 +Vd+/R  
「哇!!!」星奇被嚇得喊出震耳欲聾的尖叫聲,甚至到達了走音的程度,在旁的米兒和小丹也被星奇嚇得彈起。尖牙隨即惡意相向,口腔頓時包覆着星奇一整個手掌。那十指歸心的刺痛傳遞到全身,毛孔忽然擴張,厲然顫抖了一下,星奇反應過後立即使勁,猛烈揮甩手臂,冬冬鼠牢牢咬住一陣才放鬆力度,然後拍動頭側的羽翼,輕巧落地。星奇望向那道深深的咬痕漸漸滲出血水,痛楚竟然逼出了數滴男兒淚。 T%oqqH  
「嘰嘰嘰嘰……」冬冬鼠回復了可愛的臉容,擠出的聲音似是嘲笑着星奇被嚇得鐵青的臉相。 +=>Vlq(6\J  
「哇哈哈!」菲雲亦捧腹大笑,甚至得用上手掌來拍打着自己的大腿。每一次也會利用冬冬鼠來捉弄新徒弟,幾乎成為了他的獨有習俗。那種驚嚇的反應每一組人只能看一次,珍貴無比。驚嚇程度亦遠遠超越了鬼屋的級數,無預兆的驚嚇完全不給予絲毫的心理準備,每個人都會按耐不住地表露出最真實的反應。 7^E[GO2  
菲雲努力忍住笑意,好不容易才講出完整句子:「抱…歉…!哇哈…噗!忘了告訴你…們,嗄……呼……這可愛的小動物帶有極強攻擊性。」這種不能自拔的笑意終於熬了過去。星奇惱羞成怒,嘗試隱蔽着的怒氣迅速破了臨界點,頭頂疑似冒出白煙,一開口便是潑婦罵街。菲雲也預料到結局,一副左耳入右耳出的模樣,用手鑽鑽耳孔,又挖挖鼻孔。數分鐘後,連同米兒的勸解下,星奇終於消了氣。 d5z M20  
菲雲咳了幾聲,平淡的說出訓練內容:「你們第一個訓練,就是要捕捉三十隻冬冬鼠。」隨即指着利用木板以粗糙手功釘製而成的箱子,連駁住一條鐵鏈和鎖頭。 kI Vpi[K  
「甚麼?三十隻?」小丹一臉驚愕,一滴冷汗從耳窩邊緣流過。 @N-u iQB  
「豈不是……要被咬三十次?」星奇發出顫抖的語氣,似乎已經完全蒙上了陰影。 i @Q*P5.  
菲雲凌厲的拍掌,嚴苛道:「廢話小說快點行動!把握時間!」。 D44#w  
發出了「嗚哇」幾聲,三人似是不甘願的小綿羊被驅趕了出去。 YK]Qx  
v5I7%78  
「捉冬冬鼠到底跟元力有甚麼關係啊……?」星奇一邊低聲抱怨着,一邊追趕着前方的冬冬鼠。啊!一不留神小腿又被咬了一口。 Zh\!Xb<fd7  
「我也有同感,真是提不起勁啊……」小丹伸展着懶腰,壓低聲線說話。 0o\N_[  
剩下的米兒不發一語,輕手輕腳的靠近躲在大樹後方受驚的冬冬鼠,配合上溫柔的語氣:「乖……乖……」。冬冬鼠似乎沒有打算逃走,米兒緩緩跪下,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試探着它的反應,沒有表露出反抗的意思,便開始輕柔的摸摸下它的頭,然後順着它羽翼的方向撫摸着,冬冬鼠竟然瞇着眼露出舒服的表情,那繃緊拍動的羽翼瞬間變得柔軟,從視覺也分辨得出它已經放下了戒心,米兒見勢抱起了冬冬鼠,竟然如此輕易地被收伏了。 jA2a0FK  
「米兒真厲害!」星奇筆直的豎起大姆指,打算立即嘗試着米兒的方法,模仿着動作,靠近着前方的冬冬鼠:「乖……乖……」。顯然的從動作上與米兒大體相近,不過蹬起腳尖的走路動作變得鬼祟,僅是小小分別便令整體的觀感變得截然不同,現在形容貼近的例子大概是……變成一個在躡手躡腳偷少女內褲的變態大叔吧。冬冬鼠本來毫不在意的小彈跳着,視野捕捉到星奇的詭異行動,瞬間露出駭人的尖牙,星奇淒厲地叫出「哇」的一聲,即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落荒而逃,然後反換成冬冬鼠追捕着星奇。小丹用力掩住嘴,嘗試閉住要泄出的笑氣,始終還是漏出了聲音:「噗!」,笑聲像是會傳染一樣,米兒也一同笑了,寧靜的環境頓時充斥着兩人放懷大笑的聲音,附近的冬冬鼠也嚇得跑走了。 T%w&F0uc&  
;6<cRP  
三小時後,每人各抱住一隻冬冬鼠回來,將最後湊合的數量放在木箱內,謹慎的扣上鎖扣。 Fj(+d6EXp  
「看!你的所謂訓練對我們簡直易如反掌。」星奇誇張的裝着打呵欠,掩着口的手臂卻露出十多處咬痕,完全藏不住他想裝逞強的愚蠢想法,如果還要算上頸和雙腳上的,在短時間內根本難以點算。 _KxU3ANif  
米兒彈跳着身體,雀躍的說:「師父,那我們是否可以進行下一個訓練?」 (Qyd8ZRyJ  
菲雲以行動代替着說話,隨便的用另一道鎖匙開了鎖扣,困在箱內的三十隻冬冬鼠隨即傾巢而出,奔走四散。他們雙眼瞪得快要掉了出來,一時間無言以對,這是假的吧?這其實是夢吧?這衝擊的畫面令他們以為產生了幻覺,懷疑自己是否發了一場惡夢,然而一切的真實感告訴他們殘酷的真相,這!不!是!夢! 3TNrXt}$  
小丹和星奇在同一時間,以同一道憤恨的語氣,不約而同的說:「為甚麼放走它們!」 bP#kfC'W  
怎料菲雲單手撐着腰,手指朝前,化身魔鬼教練義正嚴詞的責罵着:「太慢了!怎麼可能捉三十隻冬冬鼠也要三小時?換句話,即是每一個人平均每一隻用了……」然後伸出僅有的十隻手指,不久發現了手指似乎不夠用來數算式,輕易地放棄了,然後敷衍着說:「嗯唔…算了……總之給你們再來一次,時限十五分鐘!」 /?`LL Ie;y  
「十五分鐘?」米兒歪着頭腦,一時間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甚麼。 p}fu)D'  
小丹決定將吐槽收在心裏,生怕這心胸狹窄的師父會將時間縮減得更加嚴峻。 sf_NO\Yc6  
星奇發出不屑一聲,大聲吶喊着不滿:「你這瘋子真是欺人太甚!」 aHmj|K/  
「快去!否則沒晚飯吃!」菲雲以堅定的語氣表示自己是認真的, 然後三人又再被趕了出去。捕捉冬冬鼠的難度並不算高,而且三人都各自掌握獨有的方法,假設轉換掉懶散的心態,將時間縮在一小時內仍是有一點可能的,但要求在十五分鐘之內卻是另一個次元的困難。每一分每一秒也不能浪費代表手腳會變得急快,冬冬鼠們的警戒心便會更加強,更不要提它們本來是四散在每一個角落。如果以這種高調的方法來捕捉的話,冬冬鼠們以嚇跑的狀況下,甚至很大可能會超出原先的三小時。 Ry|X u{ vH  
6=6{B  
三人無精打采的走出外面,寒風凜冽的打在臉上,完美地襯托住悲慘的氣氛。 ;-=d^qa  
「星仔你沒有大礙吧?」再來一次三十隻冬冬鼠,米兒擔心他會受不住。不過這問題算是明知故問吧,手臂上的咬痕都密麻得數不清了,如果換了別人的話恐怕會被狠湊吧。 Ok{[email protected]  
「完全沒事!」星奇卻挺胸抑首,一副輕鬆的嘴臉弄得咬痕只是被蚊子叮了一樣,裝逞強的演技還是一樣的差。 ^XMDlhM#  
小丹雙手拍打着自己的臉頰,淡淡的紅暈頃刻脹起,刻意的提起精神說:「雖然知道不可能,但還是挑戰一下吧。」 O' P,'[email protected]  
他們再一輪嘗試。果真,氣吁吁的三人已經拼盡全力,也只能以五十分鐘的表現完成,離十五分鐘還是有絕對性的差異。隨着冬冬鼠的性格差異,膽小的會選擇拔足逃跑,聰明的會拍翼立即跳得遠遠的,脾氣暴躁的更會厲然露起尖牙反抗,根本沒有一個固定的公式來捕捉。 K,BLV8P  
「呼……不過我發現我們愈來愈拿手。」小丹擦拭着臉上的汗水,表情卻精力充沛,就像打電玩時僅差分毫便能通關,想立即再來一回的心情。 48o&n9z*S  
米兒輕握着拳,鎚在另一隻手掌上,也是察覺到些甚麼:「是啊,感覺連冬冬鼠的動作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像是猜到它的心裏想法,真神奇呢!」,他們在中後段的時間似乎掌握到要訣,數量一口氣疊加了上去。 AA3j|U:|  
小丹高聲朝天說話,視線卻在瞟着另一邊:「是啊!如果某人能給力點,找多幾隻就能更順利吧!」,星奇左手按着冬冬鼠的頭,右手扶住它的屁股,生怕它再咧嘴張牙。 Nram'Fn  
「呿!米兒的貢獻最大也沒說甚麼,你臭猴子只是比我多了兩隻就說大話!」,激烈的回話不自覺加重了力度,冬冬鼠臉上痛苦的擠出兩滴眼水,不斷揮甩腳掌掙扎。三人又抱着冬冬鼠回到了師父身邊,星奇將冬冬鼠放進木箱裏,純熟的扣上鎖扣。菲雲一臉不耐煩,用食指戳着手腕戴手錶的位置,卻根本沒有戴着手錶,腳掌急躁的反覆踏着,嘴角蠢蠢欲動,鋒芒逼人,準備又噴出一輪謾罵。 ~9 b09=pc  
星奇見析,立即用說話堵住師父的嘴:「我們再來一次!」,然後又拿起不久前才扣上的鎖,轉動鎖匙,今次竟然由自己親手打開,臉上卻不帶一點猶疑,箱內的冬冬鼠又再傾巢而出。 xQ(v%dH  
菲雲那做好蓄力準備的怒氣頓時不知如何釋放是好,唯有支吾了幾聲:「啊哦……」 4aQ<9Is3K  
「那快點開始吧!把握時間!」小丹凜然地領先轉身起跑,回首呼叫着另外兩人。 UL 4)iaQ  
「嗯!」連米兒也是精神煥發的樣子。三個人如同脫胎換骨一樣速回又速去,留下一時不知所措的菲雲。 Q bi5_/U  
三人又回到了冰天雪地,但這次的他們眼神毫無波瀾,臉容充滿鬥志。小丹全神注視着冬冬鼠那微幅顫抖的身體,迅速判斷出眼前那隻冬冬鼠大概會逃跑,立即加快腳步,同時擴闊了視野來尋找下一隻身影,果斷的一手將它抱住,夾在腋下。「先一隻!」小丹心裏計算着,然後飛快地朝着另一隻方向跑去。另一邊的星奇竟然大聲吶喊着,聲音在寧靜的環境顯得特別響亮,甚至聽到了回音,眼前數隻的冬冬鼠立即奔走四散,藏在雪地起伏後面的米兒在守株待兔,被星奇嚇跑的冬冬鼠們衝了過來,米兒瞇着的眼似是月牙,掀起着真摯的笑容,緩緩張開着雙臂似是降落凡間的天使在救贖世人,與惡滿昭彰的星奇頃刻間形成巨大反差,冬冬鼠們竟然自願投入懷抱,米兒一下子抱住了三隻,臉容得意地向星奇打了個眼色。可是星奇也不甘示弱,逃跑的冬冬鼠群仍然留下了一隻,它厲然轉身,抖動的身體顯然地準備反抗。 [X53M0pS3  
「嘿嘿!真易猜!」星奇擊着雙拳猛然衝去,暴躁的冬冬鼠亦露出尖牙,化為炮彈飈射了出去,雙方隨即交鋒。星奇極速奔行的身體突然伏低,冬冬鼠在頭顱頂僅僅劃過,斷開了幾根髮絲,咬了個空,牙齒發出鏗鏘的咬合聲非常駭人,但對星奇來說已是司空見慣,居然越過了冬冬鼠的身體,利落轉身用上下其手在背後將它按住,輕易制伏的動作霎時變成家常便飯。 HxQrgLT  
三人各抱着幾隻冬冬鼠凱旋回歸,一點也不敢怠慢,空着單手的星奇迅速打開木箱,然後連忙扣上鎖頭,時間驚險地壓在十五分鐘之內。 5V3uw6fo  
「這三個臭小鬼,果然能化腐朽為神奇,不錯不錯。」菲雲以食指和姆指撥弄着根本沒有的鬍鬚,點點着頭一臉滿足。三人卻是上氣不接下氣,不知不覺間透支了所有體力,像是猛然游水後重踏地面的忽然脫力感,累得想立即倒床大睡。 Eb$[16k  
菲雲心感安慰,頭頭是道:「你們的努力不是白費的……」然後深吸了一口氣,準備長篇大論地解析這訓練的要點:「……既然冬冬鼠能棲身於冰火皇后島這種極端惡劣環境,當然其中是它擁有嚴寒的抵抗性,但最重要的是它細小的體型,靈巧的動作,甚至帶有不俗的攻擊性才能在這裏適者生存。經過多番嘗試後,相信你們察覺到現在的自己與開始時的表現是判若兩人吧。」三人的確抱有共嗚,繼續側耳傾聽。  $IsC'P  
「無論是判斷力……」菲雲豎起了一隻手指,接着繼續說:「……體力、速度、靈敏度、爆發力、全身協調性、警覺心、反射神經、迴避能力、……」,驕傲地一一道出這訓練能帶來的成果,逐漸豎起其餘空檔的手指,雙手並用,菲雲望向左手剩餘的姆指還在收縮狀態,迅速轉動腦袋,差一點點就能湊齊完美的十隻手指。 s,n`A#Q`  
「…………啊!分析力!」菲雲停頓了好久,始終想不出新的詞彙,竟然使詐換了個字眼,實質是重覆了一個,心裏僥倖地覺得他們也不會發覺吧。三人苦笑幾聲,敷衍着師父的熱忱,將心底裏僅在數秒之前對他提升的分數又再扣回。 /i=T.AlT  
「咕嚕咕嚕……」星奇的肚皮響出聲音,巧合地化解了尷尬的氛圍。 y b7\J  
菲雲雙手撐在腰間,鼓足幹勁的說:「好了!今日獎你們吃一餐豐富的!」「耶!」三人以興奮齊聲叫好,伴隨着熱鬧與菲雲一同走去。 7P;V  
離線波仔xd

發帖
9881
icash
1220
威望
4375
只看該作者 29樓  發表於: 05-13
4-9: 重力室 `'@IQP,  
~fn!m.E  
"0G^s[0~  
下一天,天還未亮,菲雲便粗魯的拳打腳踢,將三人強硬的扯離睡床。他們經過昨天的劇烈訓練,頭剛是碰到睡枕便立馬呼呼大睡,進入了夢鄉,精疲力竭的他們還未完全恢復過來,難怪他們現在都睡眼惺忪。三人彎住腰,悠悠晃晃的跟着師父的腳步,星奇甚至還未察覺他的睡帽還戴在頭上。 LJ0o:Z  
菲雲見狀,醒目的用高亢的聲音喚醒他們:「由今天起,你們便真真正正開始修練元力!」這一句似是施了咒語,三人的睡意一瞬間被菲雲完全吸走了一樣,反應甚至比拾起腳跟前的一千塊紙幣還要敏感,厲然撐起的眼皮,雙眼瞪得比日常還要大。真的嗎?好耶!三人高歌前進的背影不禁令菲雲會心微笑:「小孩子真易哄!」。 t'cnl3i4  
走到了城堡外,又回到了一片白芒芒的雪地。 4%_A`JPi  
菲雲鼓動雙掌,似是體育老師領早操一樣:「好!你們仔細聆聽我的指示,跟着我一起做。」 Y gs'[P(ri  
三人精神滿面的回答:「知道師父!」日常的他們都不會如此恭敬。 24m;Wr)A  
「閉上雙眼,慢慢深呼吸,吸……呼……吸……呼……」 6oaBEA./  
「放鬆,將全身放鬆……由眼皮開始、肩膀、雙手、腹部、雙腳……」 \rXa   
「嘗試放開意識,接受大自然散發的訊息……」 FLJj"|:  
星奇和小丹突然眉頭輕皺,開始跟不上師父的指示,似是教着美術課,老師指示着步驟,第一步拿起筆,第二步準備紙張,然後第三步老師便畫出了一幅絕世名畫,難度一下子以幾何級數跳昇,留下學生們一臉呆滯。可是!出乎意料的事情竟然發生了,這是在場所有人都意料不及的,這甚至能稱作為奇跡的事,能成為被寫入史冊而歌頌的傳說的事…… @@,rE)q6\  
「啊!我聽到啊!我真的聽到啊!大自然很神奇啊!」米兒似是發現了童話世界一樣雀躍興奮。 w71rqBu,  
「甚麼!?」驚訝的不只星奇和小丹,連菲雲也是,這是從未遇過的事情。 ek qMtZT>D  
米兒將發現的一切道了出來:「我好像聽到了空氣的呼吸、大樹的呼吸,甚至現在踏在地上的雪都會呼吸啊!」。這不是誤解……還以為她是聽到了另外兩人的呼吸聲就誤當了一切,誤解的可能性甚至比一次領悟的還要高,但這形容確確切切就是與大自然產生了連繫才感覺到的事。 5 LY`Z)/r  
「居然一次就……難怪鏡心婆婆……那麼她真的是……新的繼承人嗎?」米兒說的竟然是真的,從來未出現過能一次就學會的人,甚至是身為四大尊者之一的冰尊者,自己的天才哥哥。菲雲一時難以置信,在心裏糾結着甚麼,米兒就似是中了頭獎的馬票,菲雲親眼確認了多番也未能相信,這脫離現實的浮離感覺,這是一塊萬年一見的珍稀寶玉啊! 67e w<  
「為甚麼我甚麼都聽不到啊!啊!!!!」星奇毛躁的動來動去,猛搔着頭髮。 doeq=0Q>3  
「糟了!我也是啊!!!」連小丹亦是心亂如麻,不自覺地來回踱步着。 H:8;JP >5  
若果三人都失敗最多只是垂頭喪氣,倒是能夠互相支持再冷靜下來,然而現在米兒一下子便衝過終點,還要是體弱纖纖的女生,留下還在起跑線上的兩位男生,本來從未出現過競爭的心忽然湧現,甚至傷害了他們的自尊心,頓時懷疑自己其實是否資質低劣呢?一輪大呼小叫使得場面一片混亂。 z.8Ns!  
菲雲以接近咆哮的聲線蓋過了兩人的胡鬧:「混帳!你們這麼吵,怎可能專心集中啊!大家分開練習!」然後指手劃腳的分配着地方。 /]JKu0{  
「米兒,你跟我過來!」平時說話生龍活虎的菲雲用一道凝重的語氣,令事情格外嚴肅。菲雲驀然回首,又變回平時的那個他:「你倆別偷懶啊!」。 `/%9'3p(u  
[email protected]XHs  
除了吃飯和睡眠,每天接近三分二的時間都只是閉着眼晴,專注在感受大自然並與其扣上連繫,肉體上完全談不上辛苦,甚至是輕鬆得會令肌肉退化的程度,精神上卻是隨着時間推移,耗掉得愈快,宛如在一望無盡的沙漠中漫步,不知道何時何處會有終點的迷茫。他們漸漸感受到進步,並僅憑着堅定的決心走下這條不歸路,過程中若果缺少以上其中一項的話,結局或許不同,會在這沙漠中迷失了自我也說不定。就此,五人不經不覺修練了半個月。現在的他們只要將全身意識集中在一點,到達明鏡止水的頂端,便能清楚感應到一切,細如瑣碎的落葉聲,空氣的流動,白雲的遷移,它們都擁有特別的「呼吸聲」,只要專心感受着一切的流動,源自大自然的恩賜—元力便能從體內喚醒而運行。習得元力後,他們能做的事都能事半功倍。元力似是一具加幅器,只要將元力運行至雙腿便能跑得更快;運行至拳頭便能打得出更具威力的攻擊,當然這種程度還只是屬於在五花八門的衍生技能中的一根皮毛。可是,對於初學者的他們,離隨心發揮還差一大段距離。今天,是值得慶賀的一天,悟地與迪雲終於擺脫了沉悶的練習,菲沙指示他們能夠進入下一階段的訓練,兩人終於能品嘗到新鮮的味道而期待,但另一方面又怕是更嚴苛的訓練而緊張。 R`o>:m6a  
「這裏是重力室,是雷尊者的另一偉大發明。只要啟到了裝置,這房間的萬有引力會以倍數增強。」菲沙平淡地道出一件驚訝十分的事。「真不愧是霍先生!」,兩人抱持着重重的敬意,沒有將佩服說出話來,腦洞中頓時爆開出眾多天馬行空的可能性。科技的力量就似是技能樹中的另一項分支,連操控重力的裝置都能做到的話,儘管身體基礎能力參差也能大大提升戰鬥優勢,比如藉着減卻自身重力就能令移動速度加倍,抑或是可以將重力施加到敵人身上,減緩其行動能力,都是值得忌諱的效果。 m}C?dElW  
「即是你們所有行動的負重量亦會以倍數增長。」菲沙的一句話將兩人飄到九宵雲外的思緒強行拉扯回來。 4H *g  
兩人環顧了一周,一堆縱橫交錯的粗大管道接駁着三座高精密儀器佔據了一半的空間。其餘的空間都放置了最基本的生存設備,睡枕、綿被卻沒有睡床,馬桶、洗臉盤、沐浴間等,不難令人聯想到監獄中的囚室。在角落裏,一道厚實L型牆再分隔出一間房,房間似乎密不透風,一塊黑色的單向玻璃框在牆壁中間卻令人不能窺視內部,更添一分神秘。菲沙走到了角落的房間,在門旁的掌紋儀器放上了手掌。儀器散發出的綠光由上至下來回掃瞄着掌心,數秒後偵辦到身份後便緩緩趟開。進入了房間的師父頓時失去了蹤影,換來的是掛在牆上的喇叭所發出的聲音。 _{X`  
「測試,測試。由今日起,你們兩人要在重力加持的環境底下生活,直至行動自如為止。」兩人咽了一大口唾沫,從進入房間開始便猜到了八九。 ,ai=^|e`  
「親身體驗就能明白了。」菲沙在房間內,將調較力度的手把緩緩向上推,喇叭隨即生硬地斷截了師父的聲音,換來的是一道錄音:「開啟重力模式,雙倍效果。」。兩人面面相覷,嘗試活動手腳,受到重力枷鎖的他們,四肢頃刻間似是被強行綁上了鋼塊,做出每個動作都格外吃力。不足數分鐘,兩人似是運動了一輪,身體飄散着熱氣,臉額冒出的汗珠都滑過了臉頰,可是身體亦漸漸適應了。 JK?Bn\&l  
悟地直言正色,一滴汗水從下巴垂滴落到地面:「只要習慣了在加強的重力情況也行動自如,那麼再回到自然的環境,我們的身體便會加倍的快吧!」,迪雲凜然的點頭並報以微笑。菲沙從單面玻璃的另一面感受到兩人的餘裕,隨即對着室內的咪高風說了一句,「熱身完畢,然後就是感受五倍的重力。」冷酷的話從喇叭轉播出,不帶半點感情,在稍有餘裕的兩人上雪上加霜。原來剛才的兩倍重力只是小試牛刀,他們都愣住了,兩倍的效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五倍又會怎麼樣呢?空間頓時安靜得讓人窒息,屏息以待的他們甚至能夠聽到對方的心臟在躁急的鼓動。迪雲提起單拳朝向悟地,悟地亦回敬了拳頭,雙拳輕輕碰擊着,似是互相打了一支強心針,兩人深吸一口,勇氣瞬間蓋過了擔憂。 3Z_.9F[il  
菲沙將手把推至一半高度,錄音再由喇叭播出:「增幅至五倍效果。」 H};l"O  
「唔!」悟地壓抑着瞬間流泄出的低沉呻吟聲,迪雲也是拼命忍住了呻吟。先別說舉手投足,光是站立着已經佔用着全身力氣。兩人碎步邁開了腳內檔,鞏固了重心後嘗試提起單手,被百上加斤的四肢必須使勁才能使動,心肺同時感受到無形的壓抑,有點呼吸困難,悟地好不容易擠出了一句:「運用…元力…」,迪雲連點頭的餘裕也沒有,默默閉起眼來。平日在寧靜的環境中能夠輕易進入心如清鏡的狀態,如今全身正在咬緊牙關地使力而卻要求心裏平靜,難度即時跳了一級。 Y]12]wl^:  
「果然不行嗎……」嘗試了一番的悟地自言自語地低喃着,然後赫然間彷似斷線人偶一樣攤倒在地,旁邊的迪雲顯得神色驚訝,從眼梢中瞄到同伴竟然攤倒在地。這種程度的重力應該還未至於將他絆倒,心裏深信着身為宿敵的他,絕對是盤算着甚麼,向來關心隊員的迪雲甚至沒有講出一言半語,這是絕對的信賴。果真,說時遲那時快,悟地竟然從沉重的壓力中緩緩站起身,從容的向身邊提起單拳。無獨有偶,迪雲竟然都提起了手,回敬了一拳,悟地一時驚訝得合不攏嘴,心裏卻不怎意外,很快便鬆弛了表情。那雙緊皺的粗眉與鍥而不捨的眼神在發光發亮,不禁令他再次聯想起擂台的那一戰,思疑這位宿敵的堅定決心究竟曾經助他披荊斬棘了多少障礙呢? o\BPvD_&  
「哼,還以為能嬴你一遍。」悟地語氣不甘,嘴角向上輕輕彎起了弧度,在兩人中一勝一負的戰績中添加了一次平手。 3 :i=[7i!!  
「頭腦聰慧的你辦法比我醒目得多吧!」迪雲由心苦笑。 cu,wyq<  
「不……只是投機取巧吧!」悟地隨意擺了擺手。 8SNlVkB|c  
雙方互相捧場得有點尷尬,霎時間忘了還是身在五倍重力的環境當中,迪雲咳嗽了一聲緩和氣氛,兩人相視而笑。 +XcXo[v?  
「果然……」在房裏監視住一切的菲沙,那個冷酷的他竟然露出難能可貴的笑容,可惜單向玻璃令兩位徒弟無法窺看,否則這是能夠向星仔他們炫耀的事吧。回想起往時的元鬥士,大多數接觸到五倍重力便是極限,有較優秀的可能嘗試幾遍也能勉強應付,然而他們卻能在初次便能靈活運用元力適應環境。這個社會上存在很多平庸的人,大概佔了九成半吧,其中佔了極少量的天才,然而勤奮練功,並向適當方向發展的天才再少之有少,那他們就是一堆沙石中的金粒,相信保持着這個速率進步,不久就能成為元武會的支柱成員。菲沙將手握在手把上,思索了一會,再次靠近咪高風…… 7{GGNa?l$  
「我想讓你們嘗試十倍的重力。」喇叭轉播出師父的話。空間裏的空氣似是被完全抽盡,動也不動的他們彷彿被定了身,感受過五倍重力的他們壓根沒想過會有更困難的挑戰,甚至還是比現況高出一倍的難度。菲沙躊躇了好一陣子,十倍重力對於熟練元力的人自然是得心應手,然而對於初學者,還只是練功僅僅半個月的他們,是絕對有危險性的,若果失去了珍稀的瑰寶,便是賠了夫人兼損兵了。然而經驗的直覺卻告訴自己應該冒這個風險,太過憐香惜玉的話也無法將其研磨成最精緻的寶石,那作為師父的自己就有愧於他們了。 j^89KF6j  
「請做好準備。」凡事都有先例,菲沙在心裏喃喃着,按住了旁邊紅色的保全掣,緩緩將手把推到最盡頭。寂靜的兩人口腔裏的唾沫分泌已經被咽得乾渴,甚至能感受到苦味,神經緊繃得喘不過來,甚是腦洞了畫面而起了雞皮疙瘩,是對於未知的恐懼,情況如機動遊戲中的跳樓機,等待墜落的那一段時間往往才是最恐怖難受的。猝然間,跳樓機終於以極速墜落,最先反應的視覺中,竟然能從肉眼看到一股無形的力牆極速往下沉,地底像是翻起了龍捲風,一股龐然巨力拉扯住身體,在體內運行着的元力在數秒之內破功,盤算着保持住元力來應付簡直是異想天開,撐不住的膝蓋在電光火石間跪貼在地,發出「砰」的一聲,倒地的痛楚卻很快被另一道更強烈的痛楚掩蓋,心臟瞬間彷如被他人徒手使勁捏住得快要脹破,媲美千斤大石的壓力沉重得令全身的肌肉、器官都產生強烈的痛覺。兩人剎那間感到天旋地轉,胃內傳來強烈的攪翻,只要稍不留神就會忍不住嘔吐,他們連將身體蜷縮也做不到,想抓緊胸膛的手怎樣使勁也提不起,只能默默被輾壓住,像將死的蟬不斷抖震卻動彈不能。 p=G\sZy#|  
不久,壓力瞬間化解了,菲沙將手把拉回了原來位置,逃離重力枷鎖的兩人已經沒有餘裕站起來,身體完全脫力了。一道腳步聲漸漸走近,不用昂首也知道是誰吧。 Yk"/b-#  
「師父,對不起……」狼狽倒在地上的兩人準備接受嚴師的當頭一棒,怪就只怪自己不力。豈料,一雙手分別拉住兩人的手臂,將他們扶助而起,從冷冰冰的手中能感受到內心的溫柔。 ry&19lwU  
菲沙看見站起的兩人似乎心有芥蒂,道出了話:「你們非常優秀,甚至出乎我的意料,我從未試過對着初學者使用十倍重力。」,語氣依舊是日常般平淡,內容卻非常鼓舞人心。兩人利用了數秒來理解師父的話,淚水不禁奪眶而出。 hkQeSr  
「由今天起,你們就在這裏生活,直至行動自如。我調教了自動模式,每天只有晚上十時是到清晨六時是沒有重力加持,是供身體休息的黃金時間。我相信你們的潛能,你們很快便能夠跨過這道高牆,這十倍重力的環境。我們先循序漸進,今天先由兩倍開始。」「是!」兩人利落的回答,失而復得的鬥志完完全全覆蓋了剛才的不振,尤如浴火中重燃的鳳凰。
快速回復
限100 字節
 
上一個 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