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到寬版
  • 67閱讀
  • 0回復

[其他]超短篇恐怖故事-墓道裡幾個人都停止了前進.... [複製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sega741741
 

發帖
94
icash
752
威望
188
墓道裡,幾個人都停止了前進。我屏住呼吸警惕的聽著墓室裡的動靜,“滴答、滴答、滴答、”漆黑的墓道裡除了墓道頂上滲下來水滴,落到地上所發出的聲音外,我再沒聽到其他聲音。我輕聲問道“商陽,你說的是水滴生嗎?”運彩免費報牌

商陽搖了搖頭,再沒說什麼,我們幾人繼續向墓道深處走去。墓道裡陰暗潮濕,加上不知那里傳出的屍臭味,使人呼吸都覺得有些嗆鼻。一般來說唐朝前期墓道都成圓拱形,我們所在的這條墓道頂部成九十度直角,五代十國時期的墓葬就習慣這樣修建,那時的人們以方形為上,認為直角形狀是規矩的代表。

走了很長一段距離,也沒能看到墓室入口,墩子就有些不耐煩道“這還得走多長時間啊?到底有沒有盡頭啊?” 我拍拍了前面正在發脾氣的墩子道“應該快了,我們都走了三百多米了,快到了。

”那個時期的人常用墓道來衡量死者年齡,墓道就向是死者生前所走的路一般。基本以十米為一歲,北殤奴王享年六十三歲。按照這樣的說法,墓道應該還有三百三十多米。

正在我腦中思考之時,突然從旁邊的墓道牆方向傳一陣嘈雜的聲音,聲音小的幾乎聽不清楚在說些什麼。“聽!有動勁。”我揮手示意大家道 前面的幾人全部停在了原地,屏住呼吸認真的聽著周圍的聲音。

“滴答、滴答、滴答、”墓道裡除了水滴的聲音,剩下的只有大家輕輕的呼吸聲 細聽了一陣並沒有發現有其他異常,墩子焦躁的吼道“強子!你他娘的沒聽過人嚇人,嚇死人啊?這陰森森的墓道你可別沒事瞎說啊。

” 我沒有做聲,心裡煩著疑惑,剛才我明明聽到好像墓道牆處有人竊竊私語,此刻為什麼沒有半點聲音? 商陽手上動作很小,悄悄指了指幕牆,這個動作其他人都沒有註意到。 看來剛進墓道之時,商陽就發現了墓道牆壁的不對勁,之是他也不敢確定自己是不是出現了幻聽,所以沒有說什麼 難道這墓道牆隔壁有貓膩?

我心裡疑惑著。 接下來我盡量貼著墓道牆壁向前走著,可那詭異的"交 談聲"缺沒在出現。 正在我向前行走時,墓道上方,一滴冰冷的水滴,滴在我的額頭上,冰的人心裡麻麻的,順手在額頭搽了一把。

接過手電光一個無意的低頭,使我頓時頭皮發麻“血!那裡來的血?我手背上怎麼都是血。”我恐慌的問道 墩子他們轉手拿著手電照著我,王可愛焦急的跑過來摸著我的頭問道“強子哥,你的頭怎麼,怎麼全是血啊?疼不疼?要不要緊啊?

” 墩子也擔心的說道“強子,怎麼回事?額頭怎麼了?” 水滴、剛才的水滴落在了我的額頭,難道那些水滴。。。。。我抬頭一看,頓時毛骨悚然,一口冷氣倒吸入了肺部,一隻腐爛的手從墓道頂端伸了出來,手指上還不停的向下滴著鮮紅的血液。

王可愛的一聲尖叫,將本來就恐慌的氣氛更為誇大,山本木向男,盯著頭頂的那隻手戰戰赫赫的道“難道墓頂牆裡面有死人嗎?” 墩子向來膽大,此刻也被這著突然出現的手嚇的一語不發。

看來我們所在這個墓道,四面的幕牆裡搞不好都鑲著那些可憐亡屍,自秦朝起就有用累死的苦工嵌入城牆裡做牆磚的做法,北殤奴王又是個萬惡的暴君,用累死苦工的屍體做墓磚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想到這裡,我的心草少許平靜,恐慌之意變成了同情可憐之意,可憐那些枉死的苦工。 用衣服搽掉額頭的血液繼續向前走著,墩子時不時的向後看看,深怕那墓頂的血手從牆中掙脫出來。

商陽拍著墩子的肩膀安慰道“墩子兄弟,怕啥呢,那些只是被當成墓磚的屍體罷了,有啥可怕的。” “******”幾聲小而模糊的聲音再次從墓道牆壁里傳出,這次大家幾乎都清楚的聽見,頓時像是定格般的全部愣在了那裡,互相看著對方眼睛,希望得到確定的證明,當大家都認真傾聽時,聲音卻再次消失。

商陽盯著我,翹了翹下巴,示意我是否聽到,我確認的點點頭,用手指了指墓道的牆壁。 商陽也回應的也點了點頭。看來墓牆裡確實有問題。 不管是什麼東西,總不能等它對我們做出傷害時,在給予回擊。

此刻無謂的恐慌,只能讓大家先亂了陣腳。我拿出包裡的撬槓,便塞入墓磚中的縫隙裡,墓磚比較鬆弛,我沒使多大勁就撬動了一塊墓磚,四十多斤重的墓磚,被我從墓牆上直接給抽了出來,墓磚後空空的土壁並無他物啊,只是味道相當刺鼻,腐爛變質的味道,嗆得我摀住鼻子連打幾個噴嚏。 之後,我沒走一段,便撬下一塊墓磚,可是墓牆裡並沒有我所想到的什麼屍體。

手電忽閃忽滅幾下,便沒電了,整個眼前伸手看不到五指,山本木向男正喊著讓那兩個隊員趕緊找出手電,墓道深處,一陣陰嗖嗖的冷風吹了過來,我被森的打了一個寒戰,心裡毛躁躁的。切切私語般的聲音再次出現,原本毛躁的心裡,加上著明知道有卻不知道在哪的聲音,身上的汗毛頓時就全部直刷刷的炸了起來。

聲音越來越大,但是還是聽不清在說些什麼,越來越逼近的聲音讓人整個心都提了起來,最可怕的事,不是你看到,而是你聽的到卻看不到,未知的危險最危險。 隨著手電筒的再次亮起,逼近的聲音再次神奇的消失了,遠遠看去一個模模糊糊石門樣子的建築出現在遠方。 墓室石門的出現,給了大家曙光,我們幾人加快步伐,向石門方向走去,石門越來越近,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走進後才發現,墓門被一面大石板所堵住,墩子拎起撬槓,就要上去翹門。 我趕緊拉住墩子道“別他娘的急,這石門叫陰陽門,撬不得,你強行的撬門觸碰了裡面的機關,整個石門便成了絕世門,這樣我們有天大的本事也無法進的了墓室。

” 墩子急躁的吼道“這石門擋住去路,那又不撬的道理,你走開別攔老子發財。”說著墩子便將我向後拉扯著。 商陽趕緊上去拉住墩子道“墩子兄弟,你別衝動,發財雖然重要,但也要得當啊,你這樣會毀了這座墓的。

” 墩子聽商陽這麼一說才不情願的扔下撬槓,沒耐心的說道“你能!你能!你去開啊。” 其實墩子跟本不懂這個石門的重要性,整個墓頂都用鐵漿灌滿,進去的入口唯有這個石門,在唐朝前的墓穴一般,都不會堵住墓門,唐朝後期才開始了一種新的建築風格,墓門分為兩層,第一道石門被石板所封。

比較容易破壞稱為陰陽門,但是如果真有人破壞的話,第二道用鐵漿石粉混合而成的百噸巨門便會落下,此門稱為絕世門,如果此門落下,這個墓穴便真的與世隔絕,誰也無法進入了。 我從包里里拿出,萬靈栓,這東西別看只是簡單的幾根鐵絲,拆破機關可是個好工具。

隨著萬靈栓插入石門與地面的縫隙裡,我輕輕的搗鼓幾下,轟隆喲聲,地面一陣塵土,石門便緩緩向上升起。 這是山本木向男第六次向我豎起大拇指了,“趙先生,好手藝!在下真是佩服。” 就在石門升起的那一刻,身後的墓道裡不斷的傳出嘈雜的聲音,這次不是幾個人的聲音,而是一群人的聲音。。。。。
快速回復
限100 字節
 
上一個 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