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到寬版
  • 1351閱讀
  • 0回復

[轉載]夏夜稻草人 [複製鏈接]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離線jackzxc
 

發帖
617
icash
23
威望
400
只看樓主 倒序閱讀 使用道具 樓主   發表於: 2010-05-03
你見過一望無際的平原上,那豎立在莊稼地裏的稻草人嗎?他們直直地立著,雙臂向左右平伸,手中通常拿著一把葵扇,以驅趕偷食的鳥雀……
  放暑假了,剛上了一年大學的陸文生就急著趕回家去,這個生長在北方平原上的小夥子,對江南的生活不太習慣。
  汽車到了家鄉的小縣城的時候已是晚上八點了。真是不順利,陸文生沒想到汽車在路上壞了,修好的時候已晚了四個多小時了。這時候的小縣城已沒有車開往陸文生的家所在的小村莊了。
  陸文生想了一下,決定走回家去,反正他家離縣城也不過十來裏路,走得快的話,九點鍾就可以到家了。況且,這點路對於生長在農村的陸文生來說,也算不了什麽,雖然天是晚了一點。
  陸文生心情很愉快,是的,很快就可以見到家裏人。他輕嗅著空氣中莊稼吐出的濃郁的輕香。
  在一個岔路口時,陸文生停了一下。從大路走,遠了三四裏路,從小路走近一些,但晚上小路可能難走一點。陸文生很快走上了小路,因爲這條小路他太熟了,而且,小路正好穿過他家的那塊地。
  陸文生走地很快,還有三裏路就到家了。他甚至可以看到村莊的的燈火。
  這一塊就是他家的地了,黑黝黝不知種了什麽。右手邊的地裏還有一個稻草人,那還是陸文生和哥哥一起紮的呢,有好多年了吧。想著,陸文生不由自主地往右手邊的地裏看了一眼。這一看,把陸文生嚇了一大跳,他覺得好象看見那個稻草人在向他招手。他使勁揉了揉眼睛,再看看,稻草人站在那裏,筆直地,哪有動過呀?
  可能剛才是眼花了,陸文生心裏想。但是他還是覺得很害怕,於是他一邊在心裏安慰著自己,一邊轉過頭去,快步向前走著。走了幾步後,文生覺得心裏的怪異感更強了,周圍靜得可怕,連夏夜的蟲鳴聲都沒有了,在寂靜中似乎有一個低低有冷笑聲,在背後響起。陸文生停住腳步,那冷笑聲也沒了,但仍是異乎尋常地靜。陸文生站了一下,終於忍不住回過頭去。但是他一回過頭去,整個人就僵住了,他看見了一副極爲恐怖的畫面。
  他家地裏的那個他親手紮的稻草人,正從撐住它的竹竿上跳下來,然後一步步向陸文生走過來。那個稻草人走路的姿勢很怪,兩條腿直直地,似乎不會打彎,雙臂也直直地伸向左右兩側,右手裏還拿著一把破舊的葵扇。
  陸文生想跑,可是身體象定住了似的,想喊,可是喉嚨裏一點也發不出聲音。
  他看著那個稻草人一步步走到了他的面前。稻草人的臉上挂著詭異的微笑。一般的稻草人是沒有臉的,只有一個稻草地頭,但是這稻草人有,有臉,有眼,有鼻子,有嘴……那都是陸文生親手給它做的,剛做好地時候,陸文生還覺得它挺可愛。可是這個時候,陸文生只是覺得它的臉詭異而恐怖,他但願他從來沒做過這個稻草人。
  陸文生象中了魔似的定在那裏,他希望有人走過,但是沒有。他後悔他剛才不應該圖近而走小路,但是來不及了。陸文生看著那詭異地稻草人象科幻電影裏的機器人一樣,機械地一點一點擡起右手手臂,將葵扇向他頭上拍去……
  一個月後,陸文生在醫院裏醒來。
  他有點木呆呆地,他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好長好怪異地夢。
  他夢見自己變成了他家地裏的稻草人,每天站在莊稼中間,夏日的太陽曬得他頭昏腦脹,可是他一動也不能動。有時下雨了,雨淋得他渾身濕透,那種感覺真難過。他看著父母親和哥哥在地裏勞作,想喊他們,卻發不出聲音,沒人知道那個稻草人就是陸文生,他心裏難過極了。夜晚的時候,他可以從撐住他的竿上跳下來,在地裏走動,但是每走一步都好困難。有時他想走回家去,但想到自己是個稻草人,他就放棄了。誰會相信一個稻草人就是陸文生呢?無論他怎樣在地裏走來走去,但天一亮,他就又回到了撐他的竹竿上,一動也不能動。他從來不知道是怎樣回到竹竿上的。
  直到一天夜裏,他看見了同村的阿牛。阿牛大概喝酒喝醉了,正對著地裏撒尿。陸文生於是向阿牛走去。阿牛似乎被他嚇呆了,一動也不動,也不說話,於是他慢慢擡起手臂,用葵扇在阿牛的頭上打了一下。
  夢就做到這裏,陸文生醒來了,但是他怎麽樣也想不起他是如何昏到的了。醫生檢查過醒來的陸文生,說他沒事,過兩天可出院回家了。
  出院前一天的中午,陸文生走過護士辦公室的門口,聽見有兩個護士在議論,說病區來了一個病人,症狀和陸文生一樣,昏迷著,而且直挺挺躺在那裏,雙臂向左右兩側伸開去,怎樣也無法讓手臂放下或是讓腿彎下來,最主要的是,聽說他是前兩天被發現昏到在陸文生家的地邊,和陸文生昏到在同樣的地方,那天,陸文生也就醒來了。
  陸文生打了個冷顫,他想起他的夢來,那個人是不是阿牛呢?
  他趁著大家都在午睡,偷偷溜去看那個和他一樣症狀的人。一個個病房找過來,在監護室陸文生發現了那個直直的人。陸文生走進監護室,只看了一眼,他就呆住了,那個人正是同村的阿牛。
  陸文生終於出院回家了。
  兩天後的一個夜晚,從陸文生家的地裏起了一場大火,大火一直在平原的莊稼地裏蔓延,把快要成熟的莊稼和地裏的稻草人都燒成了灰燼……
  起火的那天夜裏,醫院裏的阿牛莫名死了。
快速回復
限100 字節
 
上一個 下一個